“我也想家,我们一起努力早日回家”浙江医院“叶一针”在武汉的坚定与执着
2020年04月14日 来源:浙江中老年网 浙江医院 吴婧

  冬去春来,武汉的雪,来得快,去得也快。冷峻的武汉,下了夜班的浙江医院ICU(一)护士叶蕾,精疲力尽,走在去往住处的路上,她在铺了薄薄一层白雪的地上写下“武汉”两个字,旁边,是她两个俏皮的脚印,那一天是2月15日,是她支援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的第19天。没有了几月几号、星期几的概念,只有白班,夜班,休息,再继续白班,夜班的轮回。

  2月19日,是叶蕾到武汉第23天,这一天,她特别高兴。她收到了两段特别的视频,一段是重症医学科主任龚仕金和科室里兄弟姐妹为她录制的打气视频,看着这些朝夕相处的熟悉面孔,那些关爱的眼神,她热泪盈眶。

  另外一段视频的主角是一位19岁的大学女生,年前,她因为一场感冒诱发重症心肌炎上了ECMO,一直住在灵隐院区ICU,当时整个科室都为她在努力。即将出院的她想找叶蕾表达感谢,这才知道,叶蕾已经去了武汉驰援。姑娘加了叶蕾微信,告诉叶蕾,自己出院了,等开了学,她要去面料市场,挑最好看的面料,亲手为叶蕾做一套最漂亮的裙子,让她成为最美丽的护士!叶蕾听着看着,哭了。

  人世间的这些美好,总是会出现在医护人员的身边,挽救一个生命带来的喜悦,总是那么刻骨铭心。

  率性又阳光的她,

  进了ICU,就是战士

  在微信上约叶蕾,她总是不经意间冒出来,又突然没了回复,她说,算来算去,什么时间能采访呢?上班,下班,还要抽空整理一下思路,也必须强迫自己休息好,可以更好地投入到工作中去,好像一切都是快进键,像个陀螺似的停不下来。她有时候也会在微信对话框中来一串“哈哈哈哈哈”,就好像,她就是在平平常常的工作和生活中。可是,一切,都呈现得严峻很多。

  “我‘叶一针’的名声怕是要毁了”

  叶蕾是重症组的护理副组长,前阵子,防护物资不够用,节约防护物资的方法就是把每次穿上防护服后的工作时间拉长,原来4个小时一班,变成了6个小时一班。叶蕾举了个例子,如果是早上9点到下午3点的班,她需要在6点30左右起床,不敢吃稀饭,也不敢喝牛奶喝水,7点半出发赶到医院开始各种准备工作。她们都会在里面穿上安心裤,然后严格按照防护要求穿上防护服、口罩、护目镜等,这一套穿上之后,是整整6个小时。

  “有时候护目镜很容易就沾上水雾,到后面,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非常妨碍视线。”可是,就在这种情况下,该给患者扎针还是得扎针,该给患者翻身,还是得翻身,曾获全院护理技能大赛第一名的叶蕾戏谑:“我‘叶一针’的名声怕是要毁了。”

  这六个小时,再闷气,口罩也不能去移动,生怕脱落,造成职业暴露,“就闷着吧,安全第一。”不吃不喝高强度的工作六个小时,几近虚脱。从隔离区走出,回宾馆,就好像一次漫长而又精疲力尽的旅行,有一次下班回到酒店,她吐到排山倒海,明明已经近十个小时没有吃任何东西了。

  给酒店房间严格分区,

  被推广至整个浙江医疗队

  酒店,就是叶蕾临时的家,在这里,她才能够放松下来。可是,病毒才不会管这里是医院还是酒店,于是叶蕾给自己的房间也进行了严格的分区,清洁区、缓冲区、污染区都被一一标识,她在各种地方都贴上了小纸条,做了标记,不给病毒可乘之机。后来,叶蕾的这套自我防护措施被推广到了整个浙江医疗队,安全第一,任何一个细节,都不容忽视。

   等到叶蕾吃上晚饭,大概6点左右了,这是她这一天来的第二顿饭,吃完这一顿,她立即要准备去休息,养精蓄锐,等待下一个排班的到来。

  “6小时一班强度确实很高,后来防护物资稍稍缓解了一下,又变成了4小时一班,感觉好多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好像很快就过去了!”即便是说着这么高压力的工作,叶蕾依然是轻松的口气,其实,就在前几天,组里两位护士,都在工作中晕倒。

  使出吃奶的劲为180斤患者翻身

  很多患者气管插管,不能说话,无法表达自己的需求,而护士们戴着层层口罩,又闷气,说话也变得费力起来。于是,她们画了很多示意图,可爱的,卡通的,让交流变得方便,而这并不仅仅是为了交流,更是一种温暖,重症病房里,除了机器的滴滴声和消毒水的味道,还应该有这样的温暖。

  这阵子,为了让患者的氧饱和度提高,普遍需要采取俯卧位通气,“有个患者180斤,我们几个人穿着防护服搬动他都非常困难,一移动就一身汗。”可是看着来之不易的90%以上的氧饱和度,叶蕾她们感觉一切都那么值得。

  “我是一名党员,是一名‘重症人’,在武汉人民生命受到病毒威胁时,应该坚定果敢的站出来,国家需要我,我就应该挺身而出,没有理由,我的优势就是我的临床经验,我想发挥我的专业特长,让更多的患者重获新生,这就是我的职责所在。”谈及病房里的情景,叶蕾这样说。

  为了给帮患者固定呼吸机管路,常常就地取材把一次性手套吹鼓起来,用来固定各种管子。就连这样的手套上,护士们还抽空画上了简笔的黄鹤楼,写上了武汉加油,去武大看樱花。病房里的这一切,都帮着患者一起跟病毒厮杀。

  等我好了,

  一定要送呼吸机来!

  重症病房里的患者,大多已经病情严重,有些今天看着还好,明天却已经很严重。

  “我相信浙江的医生护士”

  有一位患者,进入ICU的第一晚,血氧饱和度掉到90%以下,每一次呼吸都成了巨大的煎熬,上了呼吸机,病情暂时稳定了下来。他每天只能躺在床上静养,不能下床活动,一切都由护士照料。于是,他对周围的一切响动变得额外敏感,能敏锐捕捉到病房的变化。某间病房的患者,一住进来就吵闹,连着喊了3天,第4天突然没了动静,空气里充斥着一股可怕的寂静。护士告诉他,那个患者走了。隔壁床的哥们儿,刚住进来时还能开口说话,和他一起聊过天,不到一周陷入昏迷,半夜2、3点抢救无效,离开了。

  经历着这一幕又一幕,患者心理压力巨大。可是,好在这位患者,挺过了最危险的阶段,顺利转入普通病房并出院。他对叶蕾说,我信任浙江的医生护士,等我好了,我一定要送呼吸机来,救更多的人!患者出院后没多久,就送过来五台呼吸机。叶蕾说,这样的时刻多一些就好了,看着患者慢慢好转,出院,是最让人兴奋的事。

  “我们也想家,我们一起努力早日回家”

  病区里还有一个60多岁的阿姨,全家都感染了,分散在不同的医院,她也不清楚亲人的情况,也没有人给她做点营养丰富的食物送来,她又很不愿意喝营养液。叶蕾她们就把自己的牛奶拿来,留给阿姨,让她能够补充营养。即便是这样,阿姨在ICU中,依然会很焦虑,有一天,阿姨哭着说,不想活了,不要救了,就这么死了吧。此时此刻,护士不仅仅是进行医疗上的照护,更是承担了心理疏导的功能,她们会跟阿姨说说话,开导她,直到有一次,叶蕾说:“我们这么老远来帮你们,我们也想家的,如果你不好起来,你们不好起来,我们一个都回不了家。”没想到这句玩笑话,阿姨却听进去了,乖乖吃药,沉沉入睡。

  其实,很多护士都是85后,甚至95后,对于她们来说,人生才呈现出最美好的时刻,而ICU里这一切,显然是沉重的,可是,她们却用自己柔弱的肩膀,展示了无比坚韧的一面。

  家人,用自己的方式,

  守护着前方的“战士”

  叶蕾前两天发了条朋友圈,九宫格,八张都是各种跟儿子“一一”的合影,正中间,放了儿子专门给她的一张画,画面上写着,妈妈加油,妈妈我爱你,等你回来!她应该是想儿子了。

  可是叶蕾却说:“儿子可不想我,他还小,不懂吧,我只告诉他我是去出差了。”儿子幼儿园的同学,纷纷给“一一”妈妈画画,给“一一”妈妈加油,还做了段视频,发给叶蕾,给她加油打气。

  叶蕾说孩子还小,不懂,可是儿子却在用自己的方式来给妈妈加油。“一一”喜欢画画,最近这段时间,所有的画中,只出现一种车,那就是救护车,而别的小朋友总是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警车、小轿车,挖掘机……一应俱全。“一一”画中的救护车,原本该是白色和红色的,却变成了五颜六色,画面中有很多蝴蝶,救护车旁惟一的那个人,是他最心爱最漂亮最可爱的妈妈!“一一”说,下雨天,蝴蝶们送妈妈坐救护车去救人,可能,在他心里,妈妈就是那个五颜六色的白衣战士,他在心里默默期待着妈妈早日回来。

   父亲去世一周年,最想家中的母亲

  1月28日,叶蕾出发去武汉的那一天,正是爸爸去世一周年的日子,叶蕾是家里的独生女,妈妈一人在老家。“她肯定会说支持我去武汉,但是她也会担心得晚上睡不着觉,我想还是不被她知道的好,所以,我一直没告诉她我在武汉,我还是正常给她打电话,聊聊家常,只是不敢视频,一视频就露陷了!”

  也许,叶蕾的妈妈早已心中明了,女儿在武汉,她看新闻,知道很多医护人员去了武汉,她也在正在用她的方式,守护着前方正在奋力守护无数患者的女儿。

 

  

责任编辑:王秀萍
标签: 武汉;护士;妈妈;夜班;白班;浙江;阿姨;视频;加油;救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