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健康网 > 原创新闻  

一年前还好好的,一年后竟查出晚期卵巢癌!小心这个“沉默的杀手”

2020年12月25日    来源: 浙江在线健康网     记者 梁婧娴

数据显示,每年全球新发卵巢癌病例约29.5万,在中国,这个数字为5.1万左右。从数据上看,卵巢癌的发病率并不是太高,但它的病死率却排在所有妇科肿瘤的第一位。

“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卵巢癌的恶性程度较高,治疗十分棘手,另一方面则因为卵巢深藏在女性的盆腔内部,即使长了肿瘤也很难被人察觉,所以卵巢癌是女性最难发现的恶性肿瘤,七成患者发现时已是中晚期。”浙江省医学会妇科肿瘤学分会候任主委、浙大妇院副院长程晓东说。

一年前还好好的

一年后查出晚期卵巢癌

杭州80岁的林奶奶查出晚期卵巢癌时,全家人都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中。

林奶奶的身体向来不错,本人也很有健康意识,每年都定期体检。前一年体检时还没什么大问题,谁也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一年,恶性肿瘤就“找上门”了。在她的卵巢上,长了一个直径约四五厘米的肿瘤,已是晚期,并且发生了转移。整个盆腔、腹腔都有肿瘤,胸腔和肝脏也有转移灶,肿瘤指标很高。

然而,在此之前,林奶奶没有任何典型症状。

为什么老人会突然患病?为什么没有症状查出来却是晚期?

“卵巢癌的早期诊断非常困难,因为患者几乎没有什么症状,所以它也被称为‘沉默的杀手’。”程晓东告诉记者,卵巢癌患者年龄大多在60岁至70岁之间,以老年人为主,这部分患者发病,多数属于自发性疾病,也就是说可能没有特别的遗传易感因素。还有少部分有所谓的遗传背景,这类病人年龄会相对轻一点,40-50岁左右可能就会发生。

程晓东就曾经遇到过一家三姐妹,大姐查出卵巢癌,两个妹妹做了基因检测,结果都查出易感基因突变。“大姐60多岁,2018年确诊为卵巢癌,我给她做了手术,进行了综合治疗,在问诊中得知她还有两个妹妹,就劝说她们去做个基因检测,结果发现她们BRCA突变,患卵巢癌的几率可高达40%—60%。”

出于对疾病的担忧,又因为姐妹两人都已绝经,考虑再三后,她们找到程晓东,选择进行预防性切除手术,最终切掉了卵巢和输卵管。“其中一位的病理结果提示,输卵管已有癌前病变。”程晓东回忆说。好在及时做了手术,大大降低了癌症的发生风险。

70%患者会复发

这种治疗方法有了新突破

无典型症状、缺乏有效的筛查手段令卵巢癌的治疗非常棘手。更可怕的是,它还有一个特点:极易复发。

程晓东教授介绍,提到卵巢癌临床上经常会关注3个70%:一是70%的卵巢癌患者确诊时都是晚期;二是70%的卵巢癌患者生存时间不超过5年;三是70%的卵巢癌患者会在术后2—3年内复发。

据了解,以往,卵巢癌的治疗主要是手术、化疗“两架马车”并行,初期治疗的时候效果可能还比较好,但随着一次次复发,患者往往需要在手术-化疗的循环中与病魔作斗争。

“全世界的妇科肿瘤医生都在尝试各种研究,希望能提高晚期卵巢癌的总体预后。”程晓东说,近年来,随着靶向治疗研究的进展与应用,卵巢癌的治疗实现了新的突破。

卵巢癌靶向治疗包括PARP抑制剂、抗血管生成药物等,其中PARP抑制剂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性靶向药,对于肿瘤细胞存在BRCA基因突变或者同源重组修复缺陷,会产生双重致死效应,从而使肿瘤细胞出现死亡,对于延长初次治疗和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生存已经有了较为充分的证据。

据最新一项研究显示,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在一线化疗有效后应用PARP抑制剂,可使不复发的平均时间延长到50多个月,并且使近一半的患者直到5年仍没有复发,疗效令人鼓舞。

而对于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二线维持治疗,应用PARP抑制剂也能有效延长患者生存时间。数据显示, PARP抑制剂在BRCA突变的复发患者中,不仅延长了总生存期12.9个月,更提高了近10%的5年生存率。

尽管卵巢癌早期发现难度大,但程晓东认为,定期的检查仍有必要,因为有不少患者是从体检中偶然发现的。他建议,有卵巢囊肿的女性,最好每三到六个月复查一次,一旦发现异常,及时到专科医生处就诊。

责任编辑:梁婧娴
标签: 卵巢癌;卵巢癌患者;复发;妇科肿瘤;化疗;输卵管;盆腔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传真:0571-85312322
邮箱:1445439526@qq.cn
扫码关注
浙江在线健康网

©2018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