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健康网 > 原创新闻  

浙江县域医共体建设 为全国医改破局闯关探路

2019年07月18日    来源: 浙江在线     本网评论员 梁婧娴

  医疗是老百姓最关心的民生问题之一。

  如何深化医改,浙江一直在探索。2012年底,浙江在全省部署“双下沉、两提升”,明确提出要让城市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让年轻的医务人员下基层锻炼,更好地服务百姓;2017年以来,浙江又在此基础上在全国率先开展县域医共体建设,构建整合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为全国医改破局闯关探路。

  县域医共体指以县级医院为龙头、其他若干家县级医院及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成员单位的紧密型医疗集团。目前,浙江70个县(市、区)已全面推开县域医共体改革,208家县级医院、1063家卫生院组建成161家医共体。实践证明,这些医共体的建成从体制机制上重塑了医疗系统。

  为什么把重点放在县域?因为县域是医改进入深水区之后的枢纽站,只有把县域群众安心留在当地看病,才能够实现医疗资源的合理化分配。

  那么,如何留住县域的百姓?关键在于提升基层医疗服务能力,让县域的医疗水平能“服人”。过去,患者寻求上级医院诊疗的需求大,基层医疗服务能力不强一直是一个痛点。医共体改革后,专家定期到基层医院坐诊,通过这样的“输血”方式,让患者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

  效果是显而易见的。今年4月,国家卫健委“全面推进县域医共体建设 构建整合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新闻发布会提到,浙江开展县域医共体建设试点以来,乡镇卫生院常见病、多发病诊治增强了,三分之一以上恢复或新开了一二类手术。

  然而,医共体又区别于常规的医生定期坐诊,更重要的是对基层医疗系统的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即强化“造血”功能。怎么造?谁来造?医共体的精髓就在这里。县级医院和乡镇卫生院实行一个集团管理、整体运营,医务人员统一招聘、统筹分派,从底子里改变基层医疗机构的服务能级。常山县人民医院医共体构建完成后,2018年,总院下派到乡镇10家分院的专家达到384人次、培训分院医务人员800余人次、指导开展新技术新项目62个。这些人力资源的统筹都依托于335个专技岗位的统一待遇、统配统排。

  能看好病之后,群众最希望的就是看病更方便,而在现阶段,群众少跑路,数据加速跑就可以实现这样的目的。医共体的打造使得以往的“患者跑”变为“专家跑”,患者不再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跑到大医院挂专家号,县市级专家会定期“下沉”到基层坐诊,乡镇百姓在家门口就能得到同质化的医疗服务,免去来回奔波之苦。从浙江11个试点地区看,乡镇卫生院的门急诊和出院人次分别增长12%和22.3%,基层就诊率提高6.1个百分点,达到67%。

  怎么让数据跑起来?数据怎么跑才能得民心?浙江这两年开展的“最多跑一次”改革和“互联网+”经济的腾飞撬动了医共体内的智慧医疗提速,为健康数据的“加速跑”提供条件。

  “看病难”的问题有了一定的解决办法,“看病贵”怎么解决?作为经济发达的浙江省,在民生方面,政府多一分担当,百姓就能少花钱,共享经济发展的成果。一方面,医共体内医保支付实行“总额预算、结余留用、超支分担”的机制,倒逼了医共体主动加强合理检查、合理用药,节省群众看病就医的直接成本。笔者从2019年浙江卫生计生工作会议上获悉,过去几年,浙江公立医院医疗总费用增长率、出院均次费用、门急诊均次费用等同比均有下降。此外,就近就医后,交通、住宿等间接成本的节省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另外,提高医疗的“性价比”也是一个关键。医共体的建设除了看好病,还推动了医院在耗材采购、成本核算方式等内部管理机制上的改变。长兴县实施医共体改革后,药品采购平均单价下降11.89%,每年减少支出4500余万元。百姓作为医疗服务的终端人群,医疗成本的压缩也直接反应在百姓的账单上,从民生角度出发的自我变革,方显服务型政府的担当。

  97.78%是2018年浙江群众对医共体的满意度。从这个高满意度数据中不难发现,以县域医共体建设为牵引的浙江医疗改革正逐步打通机构“围墙”,贯通服务“链条”,收获百姓口碑。

责任编辑:王秀萍
标签: 浙江;乡镇卫生院;百姓;基层医疗;民生问题;医疗服务;医务人员;看病;医疗卫生服务;服务能力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传真:0571-85312322
邮箱:1445439526@qq.cn
扫码关注
浙江在线健康网

©2018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

医疗是老百姓最关心的民生问题之一。今年4月,国家卫健委全面推进县域医共体建设构建整合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新闻发布会提到,浙江开展县域医共体建设试点以来,乡镇卫生院常见病、多发病诊治增强了,三分之一以上恢复或新开了一二类手术。笔者从2018年浙江卫生计生工作会议上获悉,过去几年,浙江公立医院医疗总费用增长率、出院均次费用、门急诊均次费用等同比均有下降。百姓作为医疗服务的终端人群,医疗成本的压缩也直接反应在百姓的账单上,从民生角度出发的自我变革,方显服务型政府的担当。从这个高满意度数据中不难发现,以县域医共体建设为牵引的浙江医疗改革正逐步打通机构围墙,贯通服务链条,收获百姓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