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健康网 > 原创新闻  

创奇迹!他靠人工肺支撑46天后双肺移植终于战胜死神

浙大二院创下“双肺移植前用ECMO体外支持时间最长”世界纪录

2019年06月18日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梁婧娴 通讯员 方序 童小仙 周昀洁

  浙江在线-健康网6月17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梁婧娴 通讯员 方序 童小仙 周昀洁)活了40多年,富阳人老丁从未觉得健康如此重要,直到来自陌生人的两个肺进入他的身体,帮助他延续生命。

  如今,距离那场惊心动魄的双肺移植手术已过去一年多。

  这一年,每每想起老丁与死神博弈的过程,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ICU主任黄曼和胸外科主持工作的吴明教授都会情不自禁地感叹:不容易!

  此前,老丁已在重症监护室躺了46天,没法自主呼吸,只能靠ECMO(体外膜肺氧合)和呼吸机“吊着命”,而46天几乎已是两台机器维持他生命的极限。“他就像是站在悬崖边上,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掉下去。”

  术后康复这一年,老丁仿佛变了一个人。为了守护来之不易的肺,他戒了烟,看到别人吸烟也躲得远远的。成了“宅男”,每天在家里的跑步机上锻炼,很少出门,出门必戴口罩防止感染。

  经历了一次重生,没有人比他更能感受到活着的意义。

IMG_1469.JPG

黄曼主任(左)、吴明教授(右)和老丁夫妇接受记者采访

  感染甲流高烧一周

  富阳男子大年初一住进ICU抢救

  今天,浙江在线记者见到了来医院看望医生的老丁夫妇。

  老丁戴着口罩,神采奕奕,说话中气十足,“我现在感觉非常好,走路的话一两个小时没问题。”

  见到黄曼主任,他笑着打招呼:“黄主任,我们有一年零十三天没有见面了。”他准确地报出数字,上一次见面是2018年6月4日,老丁出院的日子。“黄主任,上次我说,一定会站着回来看你们,我来兑现这个承诺啦!”

  时间回到2018年2月16日,大年初一,老丁被富阳当地120紧急送至浙大二院急诊医学科。他已连续发热一周左右,热度高达41度,呼吸急促,面色紫绀。急诊科医生紧急切开气管,装上呼吸机,即便如此,氧饱和度仍然只有70%~80%。

  情况危急,老丁被送进综合ICU。黄曼主任当机立断,只有通过ECMO支持才有可能维持生命体征。但时值春节,甲流横行时期,科内危重病人多,ECMO已经全部在线运转。黄曼主任通过医院内各方调节,终于匀出一台,从解放路运送至滨江院区。老丁入院后16小时,ECMO终于到位。

  此时,老丁的检查结果也出来了——甲型流感病毒H1N1阳性,病毒迅速侵袭肺脏,已形成1型呼吸衰竭、脓毒性休克。ECMO和呼吸机联用也只能勉强维持老丁的生命体征。

  双肺移植是唯一的出路

  等待过程一波三折险象环生

  在ECMO使用近15天左右,老丁的双肺并没有明显好转,并且出现了不可逆的纤维化,不单止肺功能衰竭,多脏器功能也开始出现衰竭。

  黄曼主任请胸外科主持工作的吴明教授会诊,两人根据病情判断,唯一的出路就是双肺移植。

  病人的情况刻不容缓,但是肺源的匹配却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等待肺源的每一天都是煎熬,“一会儿血压低了,一会儿又出现了气胸,每天都给我一个惊吓。”黄曼主任说,在漫长的等待中维持老丁的生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最大的威胁来自感染。

  首先,本身就是甲流引起的病毒性肺炎,院前又耽搁了一周的时间,患者身体状况极其衰弱,自身免疫力下降,容易造成感染大爆发;再者,各种管道的使用容易引起管道性相关感染,比如,ECMO长期使用,容易引起血流感染,气管切开呼吸机使用,容易引起相关性肺炎,导尿管可能引起泌尿系统感染等,每一个环节出问题都是致死性的。

  “因此,每一步都必须格外小心,不能出差错。”黄曼主任告诉记者,她的心始终是拎着的,像一根被拉得很长很长的橡皮筋,随时会崩塌。就在这时,老丁太太的一句话给了她很大的鼓舞——“不管结果怎么样,手术能不能成功,我都会送给你们一面锦旗。”

  “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信任。”

01.png

病床上的老丁

  高难度手术惊心动魄

  医患携手创造生命奇迹

  2018年4月2日,距离老丁刚开始上ECMO已经过去46天,肺源终于出现了。

  吴明主任紧急安排双肺移植手术。手术中,老丁的ECMO仍不能停,它需要在移植过程中代替肺工作。综合ICU的医生持续跟进,为老丁的生命保驾护航。

  这是一场难度极高的手术。双肺移植已经极具挑战性,术中还要克服一系列的手术风险,包括胸腔广泛粘连造成的手术视野不清楚,手术创面广泛渗血。此外,手术过程中由于心功能不稳定,随时有心跳骤停的风险。

00.jpg

  历经6个多小时,双肺移植手术终于结束。老丁重新入住综合ICU,在他曾经濒临死亡一度绝望的地方,开始了新生。

  此时的老丁,犹如易碎的水晶杯,需要小心呵护。他依然面临着营养、感染、康复等重重关卡。幸运的是,他都挺了过去。

  术后第二天,撤除ECMO;术后第三天,撤除呼吸机,实现床上坐起;术后第五天,拔除胸腔引流管,并在康复师协助下在床边走动;术后第15天转到胸外科病房进行进一步康复锻炼,从开始的走路抖抖索索到像正常人一样稳步前行……终于,在入院的第75天,老丁重新以正常人的状态回归家庭。

  值得一提的是,在老丁的整个救治过程中,国内肺移植第一人陈静瑜教授指导并参与了抢救治疗。当他得知老丁抢救成功的消息以后,高兴地指出,这可能是目前为止国内甚至世界上经过最长时间的术前ECMO等待后双肺移植获得成功的病例。在不经意间,浙大二院创造了一个世界纪录。

  就在前不久,吴明主任团队与黄曼主任团队共同在《The Annals of Thoracic Surgery 》(《胸外科年鉴》,世界胸科领域TOP杂志)发表了《Lung Transplantation in Pulmonary Fibrosis Secondary to Influenza A Pneumonia 》论文,这是业内领域对中国危重病人肺移植事业的肯定,也将中国创造的“因病毒性肺炎而双肺移植前用ECMO体外支持时间最长”的世界纪录载入史册。

责任编辑:王秀萍
标签: 双肺移植;感染;浙江;H 1 N 1;呼吸;ECMO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传真:0571-85312322
邮箱:1445439526@qq.cn
扫码关注
浙江在线健康网

©2018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

活了40多年,富阳人老丁从未觉得健康如此重要,直到来自陌生人的两个肺进入他的身体,帮助他延续生命。再者,各种管道的使用容易引起管道性相关感染,比如,ECMO长期使用,容易引起血流感染,气管切开呼吸机使用,容易引起相关性肺炎,导尿管可能引起泌尿系统感染等,每一个环节出问题都是致死性的。就在前不久,吴明主任团队与黄曼主任团队共同在《The Annals of Thoracic Surgery》。发表了《Lung Transplantation in Pulmonary Fibrosis Secondary to Influenza A Pneumonia》论文,这是业内领域对中国危重病人肺移植事业的肯定,也将中国创造的因病毒性肺炎而双肺移植前用ECMO体外支持时间最长的世界纪录载入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