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健康网 > 原创新闻  

“拯救失落的灵魂” 精神科医生用心沟通以爱照护

【致敬医师节】浙江省立同德医院精神三科主任医师王佩蓉

2018年08月10日    来源: 浙江在线     见习记者 王一鸣 通讯员 应晓燕

  浙江在线-健康网8月10日讯(浙江在线见习记者 王一鸣 通讯员 应晓燕)“比起医治精神疾病患者的躯体,更复杂的是拯救他们的灵魂。”据统计,浙江省15岁以上人群精神疾病患病率已达17.3%,总数约为950万人,其中约有60万人为严重精神疾病患者。

  王佩蓉,浙江省立同德医院精神三科主任医师。在她平日的工作里除了要拯救这些精神疾病患者的灵魂外,有的时候还要面对来自社会的“有色眼镜”看待、患者家属的不理解,甚至还要处理患者突然出现过激行为受到攻击的情况。

  对于已经有26年精神科工作经验的她,在面对患者家属的辱骂和威胁时,最初也曾想过放弃。“但是如果遇到了理解我们的家属、或病情转好的患者来表达感谢时,那就是我最开心的时候了。”

image.png

  浙江省立同德医院精神三科主任医师王佩蓉

  一拳 宁愿打在我身上

  昨天有新患者入院吗,住院患者的状态如何?

  早上8:30,是交班的时间,王佩蓉边询问患者情况边准备开始查房。观察患者情况、改医嘱等,这套流程与其他科室并无太大差异,但不同的是,在精神科这里可能会出现一些“突发情况”。

image.png

  病房内的视频监控

  “每天早上穿上白大褂后,总会先习惯性听一听病房内有没有动静。如果是安静的,那就说明暂时没有情况发生。”

  精神疾病患者常常会存在幻觉、妄想等症状,因此有时会突然出现过激行为,“重症病房还是存在较大风险的,由于患者发病具有不可预测性,且发病的时候力气都很大,我们这里医生、护士受伤,甚至牙齿被打掉的情况都出现了好几次了,一次有个患者突然发病,一拳打掉了我们男护士的四颗牙齿。”

  面对这类冲动攻击型的患者,王佩蓉就要花更多的时间重点观察,防止他们因情绪无处发泄,和其他患者发生冲突,甚或出现自残自杀的行为。

  “相较于他们冲击到其他患者,我宁愿他们那些拳脚打在我身上。”

  王佩蓉说,“有位治疗了2年的患者,患有被害妄想症,总觉得身边的人会害他,就经常和别的患者打起来,两年间,他有时把别人打得头破血流,也有被人狠狠打一顿的时候。”

  精神疾病患者与其他患者不同,在治疗过程可能会出现隐瞒病情、抗拒治疗等许多不可预见的情况。 面对这些患者,除了常规治疗外,王佩蓉会花费大量的时间与他们沟通交流,一方面是为了通过日常观察全面了解患者的情况,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通过沟通取得患者的信任。

  除了早上、下午的一天两次查房,患者每次吃饭的时候,王佩蓉也都会到饭厅、病房监督照看。“有些患者怀疑有人在饭菜里下毒害他等等妄想,或是因为身体不舒服等原因会出现一些突发情况。”有的患者不肯梳洗、换衣,王佩蓉就会定期带他们去清洁个人卫生,甚至有时需要医护们进去帮助洗澡。

image.png

医护陪同患者玩电脑游戏进行康复治疗

  “药物、手术只是治疗的一个方面,对患者的照顾,为他们治疗心理上的创伤更重要。” 

  中医诊治、音乐治疗、运动治疗,以及陪同患者在电脑上玩游戏进行康复治疗,治疗方法因人而宜,“我们还有一间暗示治疗室,在那里我们会让患者在沙子上摆放各类模型完成作画,这些沙画往往能投射出患者的心理。”

  三年 帮助患者重拾画笔

  “你好,我姓张,弓长张,稍微等我会儿,我正在给画稿上色。”在病房里正在作画的老张看上去与常人无异。

image.png

  正在病房内作画的老张

  40多岁的老张是一位重度强迫症患者,入院之前他在单位每次洗手都要用1到2个小时,不仅严重影响工作,还由于在发病初期没有及时就诊,导致他的病情愈发严重,生活几乎不能自理。

  “蓬头垢面,指甲太久没修剪已经长到弯曲,长发披肩,全身堆满了厚厚的污垢,腿上也结了很多痂,是被人用棉被裹着送过来的。”说到2015年3月,老张被送入院时不堪的情景,王佩蓉至今记忆犹新。

  由于强迫症患者往往会因为太注重某一方面的感觉,忽视其他所有事情,所以老张的个人卫生情况十分糟糕,医护人员第一时间帮他先做了一次全方位的清洁。

  除了一个在外国联系不上的哥哥外,老张在杭州已经没有亲人了,他的母亲在临去世前委托老张的单位照顾他。当他病情愈来愈严重后,单位只好把他送到医院。这三年间,老张日常的饮食起居、生活琐事都是王佩蓉在照顾。

  “他在杭州市区有一套房子,我就给他出主意,让他收拾收拾对外出租,”“他家里那边的财产我们也帮他整理过。”王佩蓉对于老张而言不仅仅是医生的身份,更像是他的“家人”。

  “老张以前是美院专科毕业的,画画对他来说是感情的自然流露的一种方式。”王佩蓉抓住老张的个人特点,帮他买素描本、画笔,让他在绘画的过程中宣泄、表达情感。

  现如今,老张已经画了400多张画稿,前段时间,还联系上了美院的一位教授,在看完老张的画之后夸他画的不错,还把他的画拍了视频,说过段时间在北京开画展的时候也会把老张的画放进去一起展览。

image.png


image.png

  老张最满意的一些画作


  老张现在病情已经好转了,在有人陪伴的情况下已经可以出去处理一些基本的事务,人也比刚入院的时候胖了一圈。

  说到王佩蓉平时对他的照顾治疗的时候,老张表示非常感激,“王医生会设身处地为我着想,这让我很感动,在这里就像是温暖的家一样。”

  二十六年 精神科的路并不好走

  1992年,王佩蓉从浙医大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到浙江省精神卫生研究所工作。“那个时候精神卫生研究所从1987年至1992年的5年间,没有学生愿意进来,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就过来工作了,在我来了之后又有很多年没有应届毕业学生进来工作了。”

  当年毕业典礼宣读毕业生就业分配情况时,王佩蓉的班主任说道“浙江省精神卫生研究所一人:王佩蓉”时,同学们哄堂大笑,都无法理解浙医大毕业的学生为什么要去这种地方。家里的亲戚在听说王佩蓉要去精神卫生研究所的时候,也和她说“不能去,实在不行帮你在其他医院找找关系。”

  “想到上学的时候也去过精神科见习,觉得也没有什么可怕的,精神科也有人在那里工作,自己怎么就不能去了。”王佩蓉笑着说,那个时候很“单纯”,也从来没有看不起、歧视精神疾病患者,所以没考虑太多就去了。

  就这样,王佩蓉在精神科一呆就是26年。

  “所有疾病都有可能存在治疗效果不理想的时候,在精神疾病患者治疗过程中,会有10%到20%的治疗效果不太好。可能对患者用尽了所有心思和治疗手段,效果依然不好甚至无效的时候,他们的家属无法理解,就会出现辱骂、威胁我们的情况。”

  这时的王佩蓉也会很委屈,但是想到那些通过自己的治疗使得病情逐渐好转的患者,王佩蓉说“这条路还是要坚持走下去的。”“平时我们除了要与患者耐心交流外,对患者家属我们也要掌握沟通技巧,照顾到他们的情绪。当然大多数时候家属态度非常好,尤其为了患者早日康复,非常理解和配合我们的工作,那时候我真的非常感动。”

image.png

  患者正在练习毛笔字 后面摆放的是他们做的手工品

  近两年随着对抑郁症等相关精神类疾病的重视,人们也逐渐摘掉了对精神科医生的有色眼镜。“现在精神科医生受歧视的程度很明显地降低了,很多医学学生会对精神科感兴趣,想从相关方面工作,这样的变化打破了前些年精神科医生稀缺的窘境。”精神科医生人才储备状况愈发的好转起来,王佩蓉备感欣慰,为更多地拯救和帮助那些“失落的灵魂”,她说她会在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

责任编辑:王秀萍
标签: 王佩蓉;病房;病患;精神疾病患者;精神科医生;病情;发病;浙江省立同德医院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传真:0571-85312322
邮箱:1445439526@qq.cn
扫码关注
浙江在线健康网

©2018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