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健康网 > 原创新闻  

无影灯后的麻醉医生:建一个“生命的结界”

【致敬医师节】浙大市一医院麻醉科主任孙建良

2018年07月31日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尉洁婷 通讯员 张颖颖

  浙江在线-健康网7月3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尉洁婷 通讯员 张颖颖)“我们麻醉医生,就像是建房子的,把房子建好了,病人安全地待在里面,这样其他的专科医生就可以安心地在房子里治病。”孙建良,浙大医学院附属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麻醉科主任,有着30多年麻醉学执业经历,如今的他不仅管着浙大市一医院的17间手术室,还心系着院内镜中心、支气管镜中心、无痛分娩、疼痛病房等手术室外的患者。

  “外科医生治病,麻醉科医生保命。”当人们不得不面对进入手术室进行手术的状况时,麻醉医生所创造的“生命的结界”是外科医生做手术的基础——稳定的生命体征、安静的患者;而无痛、舒适、安静的麻醉目的也是现代医学对人性最大的照顾——安全的手术环境、不让痛苦成为心理创伤。

image.png

麻醉医生在做术前麻醉

  无影灯后的“生命守护者”

  “把眼膜给他贴一下,防止术中角膜意外损伤。”上午9点,孙建良在忙碌的手术室之间巡视时,不时地提醒着。

  上午7:30,科室交班,讨论今天的重点病人及前一天的工作;

  8:15~8:20,分赴手术室、内镜中心、支气管镜中心、疼痛病房等进行准备;

  8:30,手术室麻醉医生开始与外科、护理组三方核对病人,准备穿刺做术前准备——至此,手术室白班麻醉医生一天的工作就正式开始了,他们中的一半人可以在下午5点左右完成一天的工作,准时下班;而另一半人可能会因为临时延长的手术时间、临时增加的手术等情况会在晚上7点~10点左右下班。

  如果把全麻患者的手术比喻成飞机的起落过程,那么从术前的麻醉诱导插管、术中的维持、术后的苏醒刚好对应飞机的起飞、飞行、降落三个过程——麻醉医生需要全程监护。

麻醉医生4.jpg

手术室里麻醉医生的工作台

  在美国,曾有个非常有名的诉讼,当公众质疑麻醉科医生的薪酬过高只是“打了一针”,一位麻醉医生说:我打这一针是免费的,我收的费用,和我拿的薪水,不过是打完针后看着病人,不要让他(她)因为麻醉或手术出血而死去,并保证他们在手术结束后能安全醒过来。如果你们认为我钱拿多了,也没问题,我打完针走就是了。”从此美国不再争论麻醉科医生工资是否太高的问题了。

  当全麻患者躺在手术台上时,守台的麻醉医生就会根据之前评估的麻醉处方进行麻醉和插管;

  在术中有2位麻醉医生会通过监视器,实时了解患者的心跳、血压、呼吸等及时调整麻醉的剂量,有必要时还会通过有创植入设备检测血液中的氧饱和度;

  等到手术结束,患者会被送到统一的苏醒恢复室,麻醉医生还是会继续根据监视器上的数据观测患者情况,直到患者完全苏醒。

  每台手术需要2名麻醉医生全程守护,麻醉医生的数量决定了手术的台数,即便安排了白班、晚班、中晚班和值班的不同班组的麻醉医生,目的是让麻醉科医生在繁重的工作中不至于“过劳”。

  “对于患者来说是一台手术,而对于麻醉医生来说,一生需要无数次守护这样的生命。”

麻醉医生1.jpg

抢救包

  

  那些大大小小的急救包都是生命的速度

  “小朋友,要不要玩下这个小猪佩奇的玩具?”在浙大市一医院的儿童术前准备室里,7岁的女孩小柔(化名)摇摇头表示不想玩,虽然没有父母的陪伴,需要接受耳鼻喉科手术的她看起来也并不紧张。

  常规情况下,手术前一天麻醉科医生会跟患者进行麻醉评估和谈话,通过术前的血压、血糖、呼吸功能等检查情况了解患者的身体状况,同时也会交代禁食的要求,最重要的是通过交谈了解患者对疼痛、麻醉的心理耐受度并及时做好安慰。

  有没有遇到过特别的患者?“有,去年9月底有一位主动脉夹层的孕妇情况非常凶险,下午发现确诊后,54位医护人员、6个麻醉医生,历时11个小时,终于把母子都抢救过来了。”了解更多详情  

  主动脉夹层是一种相对少见但极为严重的疾病,当夹层的血液腔在主动脉血流的高压冲击下,一旦破裂,就会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患者顷刻间死亡,只需几分钟。妊娠期主动脉夹层则比较罕见,72小时死亡率约75%,也就是每过1小时,死亡率增加1%。

  紧急剖宫产、孩子太小了送进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在对孕妇进行胸外科手术……每一台手术的背后是麻醉科医生在尽力地抢时间——为外科医生“抢”出可以治疗手术的生命体征平稳的时间。

“母子平安。”简单的四个字背后,是太多说不尽的故事。 

麻醉医生7.jpg

  在浙大市一医院的麻醉药品设备间里,有一台“指纹机”——这台机器需要麻醉医生刷指纹才可以获得相关的药品,这是由于麻醉药品的特殊性而做的严格的管理。而这台柜子最醒目最方便的地方,特别设了一个“抢救包”的柜子。

  “对于羊水栓塞这样的突然情况,往往来不及配相关的麻醉药品,所以我们把要用到的药品打包放在这里,一来减轻医生的抢救压力,另一方面让患者更安全。”

麻醉医生3.jpg

监护仪

  

  社会文明划时代的发明背后的践行者

  在美国麻醉发明家莫顿的墓志铭上写着这样一句话:“在他以前手术是一种酷刑,从他以后,科学战胜了疼痛。”在麻醉发明之前,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外科技术,但很难有人能够忍受外科手术带来的痛苦:不仅有极高的死亡率,还有这难以磨灭的心理创伤。

  “在拿破仑时期,做个截肢手术只要几秒钟,但死亡率却高达90%以上;而现在,我们医院的麻醉相关死亡率可以低于十五万分之一。也就是说三个麻醉科医生的一生几乎不出意外才能达到。”在浙大市一医院麻醉科主任孙建良的工作中,麻醉的安全之外,舒适、无痛也是现代麻醉技术正在实践的领域。

  浙大市一医院有40多位麻醉医生,其中三分之二是女性。他们的工作不仅局限于手术室,无痛胃镜、无痛肠镜需要麻醉医生,产科无痛分娩也需要麻醉医生,还有麻醉科自己的疼痛门诊、疼痛病房,当然还包括手术后需要镇痛的患者。  

  “研究显示,手术后的合理镇痛,可以让内分泌、血压、血糖等都得到有效的控制。当然对于患者心理的帮助也是很重要的。”虽然是个大主任,但孙建良还是特别愿意做麻醉的一些日常科普宣传,譬如麻醉是不是就打一针啊?麻醉打多了会不会傻呀?麻醉前为什么要禁食啊?麻醉科还特别推出过《“神秘人”大揭秘 —— 十问市一麻醉科》

  守护了这么多人的平安,但谈到家人,孙建良有些愧疚。“女儿大三了,但就考上大学时陪她出去玩过。”尽管经常在手术间安慰各种各样的人,但对于家人的陪伴,孙建良坦承“很少”。

麻醉医生2.jpg

  

  “作为医务人员,对自己的孩子总是有些亏欠的。”孙建良说,科里的女同志多,对怀孕的女医生也会照顾些,但上午带着待产包来上班,下午就生产的例子也不少见;而在我们采访期间,一位还在哺乳期的麻醉科医生也已守在手术室,“趁空隙时去挤奶了。”

  孙建良表示,即便现在医院对麻醉科医生的招录有一定的倾斜,但还是缺人,对比日趋增长的手术量及镇痛需求,麻醉科医生依旧是需要重点发展的队伍——这样的一群“生命守护者”需要更多的尊重与认可。

责任编辑:王秀萍
标签: 麻醉;医生;孙建良;手术室;大市;疼痛;病房;支气管;科主任;安全







微信订阅号
浙江在线健康网
每日头条推送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传真:0571-85312322
邮箱:1445439526@qq.cn
扫码关注
浙江在线健康网

©2018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