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健康网 > 原创新闻  

手术室里的“拆弹专家”:灵巧的手在心脏上飞针走线

【致敬医师节】浙江省人民医院心脏外科崔勇

2018年07月31日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梁婧娴 通讯员 史俊 宋黎胜

  编者按:在孩子的眼里,医生都是什么样的?是那个在生病时会给自己帮助的叔叔,还是那个在打针时会在手臂上画小猪佩奇的姐姐?

  其实,当生命还是受精卵之时,就有不同角色的医生陪伴成长了——社区医生、产科医生、B超医生、儿科医生、外科医生等。

  今年的8月19日是首届“中国医师节”,浙江在线健康网邀请浙江小记者进行系列体验式采访,以小朋友的视角来对话医生,走近医生这个特殊的群体。

   
浙江小记者对话心脏外科医生

  浙江在线-健康网7月31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梁婧娴 通讯员 史俊 宋黎胜)被打开的胸腔里,红色的心渐渐停止跳动,体外循环机开始“上岗”,代替心脏泵血功能。无影灯下,白色乳胶手套包裹的手紧握手术钳,在血管间飞快地翻飞……一场与时间和死亡的角力正在上演。

  每天跳动10万次的心脏,承载着生命的原动力,矫正和修补这个器官,无疑是在刀尖上起舞,每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用“拆弹”来诠释心脏外科医生的工作一点也不为过。他们不仅要和时间赛跑,还要在不断逼近的倒计时中做出准确无误的判断,精准利落地下刀。

  崔勇就是这样一位“拆弹专家”。

  “在有限的时间里把手术做好,做精细,需要医生有扎实的基本功和强大的心理素质。”43岁的崔勇是浙江省人民医院心脏外科的副主任医师,他有一双灵巧的手,这双手,一年为300多位病人“拆弹”。

IMG_6555.JPG

崔勇(左一)手术中

  手术室是他的主战场

  绝活是在心脏上飞针走线

  上午9:00,一身墨绿色手术服的崔勇准时出现在手术区,洗净双臂后,穿上隔离衣,等待他的是两台大手术。

IMG_6556.JPG

  这并不是他一天工作的开始。

  每天7点,他的身影就穿梭在心脏外科住院部的病房里。病床上躺着的多为手术后的病人,各项指标是否正常?有没有出现并发症?患者的心理状态如何?都是他关心的问题。

  查房后的时间交给门诊或者手术,没有一丝空闲,崔勇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快节奏。

  手术室是外科医生的主战场。除了周二是“门诊日”,其余4天他都“泡”在手术室里,与无影灯和各式器具作伴。

  第一台手术是心脏瓣膜置换加心脏搭桥手术。患者是一名59岁的女性,两个月前突然胸闷气急,晚上睡觉甚至不能平躺,只能坐着睡,否则就喘不过气来。原来,患者6年前曾因心脏瓣膜关闭不全做过换瓣手术,没想到时间长了,人工瓣膜受到磨损,再次出了问题。

  “心脏瓣膜就像水龙头,阀门关闭不严,原本单向流动的血液就会出现返流的情况,导致体内血液循环受阻,从而引发胸闷气喘,甚至会造成多器官功能衰竭。”崔勇说,患者已经出现心衰,换瓣手术刻不容缓。

  而在检查的过程中,崔勇发现患者还患有冠心病,冠状动脉严重狭窄,需要“搭桥”来保证血流的畅通。

  在医学界,手术的难度和风险分为四个等级,数字越大,难度和风险越大。换瓣手术和心脏搭桥手术,恰好都被划分为四级手术。

  两个手术叠加,难度更是升级。而且,患者是二次换瓣,血管严重粘连,手术过程中极易出血。为了更好地操作,手术期间,要人为地将病人的心脏停跳,把血液循环移到体外……切剥缝扎,看似简单的动作,却步步惊心,对医生来说是不小的挑战。

IMG_6523.JPG

  2号手术室亮着绿灯,从玻璃窗上往里看,11名医护严阵以待。

  锃亮的手术刀划开皮肤,崔勇从患者左腿上取出一截20厘米长的血管,这根血管,将代替阻塞的冠状动脉,为心脏输送血液。

IMG_6533.JPG

截下的血管

  随即,患者的胸腔被打开,密密匝匝的血管下,红色的心正在跳动。随着药物的注入,心电图波形趋于一条直线。11点,心脏停止跳动,体外循环机“上岗”,代替心脏泵血功能。

IMG_6535.JPG

正在运作的体外循环机

  握着手术器械的手灵巧地游移,一点一点剥开粘连在一起的血管,取出坏掉的瓣膜。新的人工瓣膜在一旁“待命”。

  “21号。”“不行,试试19号。”崔勇现场评估瓣膜的尺寸,最终将19号瓣膜缝合进患者的心脏。

  换瓣手术成功落幕,更为惊心动魄的搭桥手术开始上演。

  放大镜下,崔勇把从患者腿上取下的血管桥接到冠脉阻塞处,用比头发丝还细的线将血管连在一起。在心脏上“飞针走线”,每一针都要无比精细,不容有失。

  这对医生的手有很高的要求。灵活的手指非天赋异禀,娴熟的技术也并非一日练成,“十年磨一剑”,崔勇不知道买了多少个猪心练手,才练出了炉火纯青的功夫。

  最长的一台手术做了13个小时

  医生也有“职业病”

  直到下午2点40分,崔勇才吃上他的第一口午饭。

  他吃饭速度很快,三五分钟就解决了,期间一直“一心二用”,一边往嘴里送菜,一边朝电话那头交代事宜。米饭碰得很少,因为担心吃多了会发困——还有一台手术等待着他,他必须保持头脑清醒,全神贯注。

IMG_6544.JPG

  心脏外科医生的吃饭时间是不规律的。一台手术往往长达数个小时,期间医生不吃不喝不上厕所,直至手术结束。

  一周6~8台手术,这是崔勇的工作表。数量看上去并不起眼,但他的工作绝不轻松。

  最常规的心脏外科手术,一台也要耗费3、4个小时,复杂一点的可能要花7、8个小时。最长的一次,他整整奋战了13个小时,光是止血就用了6个小时;他也曾连续做过4台手术,22个小时没走出过手术室。

  “心脏外科医生最擅长的就是站功。”崔勇笑着调侃,长时间站着,没点体力是不行的。对体能的高要求或许是这个科室女医生凤毛麟角的最大原因。

  医生在手术台上是感觉不到累的,因为精神高度紧张,心无旁骛,但下了手术台,疲惫和伤痛却挡也挡不住。崔勇也有外科医生的“职业病”——静脉曲张和腰肌劳损。

  2016年,因为超负荷工作,崔勇的腰扭伤复发,连走路都困难。但因为患者需要,他扎着腰带走上手术台,一站就是5小时。

  “把病人从危急中救下的成就感是什么都比不上的。”崔勇说,这也是他所认为的做医生的意义。

  心脏外科医生是很酷的存在

  他希望有鹰的眼睛、狮子的心和女人的手

  为什么选择做心脏外科医生?

  “因为酷。”崔勇的答案很简单。

  上世纪90年代是心脏外科发展的“黄金时代”,一度被称为“外科皇冠上的明珠”的心脏外科,因其高大上的地位和极具挑战性的特点,吸引了彼时还是医学生的崔勇。

  培养一名优秀的心脏外科医生并不容易。以我国为例,起码要15年的“修炼”才可独立。这期间的酸甜苦辣,也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

  崔勇第一次主刀,是在2004年,他正式入行的第4个年头。那是一台房缺手术,年轻医生大多从这样“简单”的手术起步,逐渐“解锁”新难度。

  “一个高明的外科医生应有一双鹰的眼睛,一颗狮子的心和一双女人的手。” 伦·赖特的这句话一度是崔勇心中的一把“标尺”,“心脏外科医生要有敏锐的视角,能洞悉疾病本质;要有一颗坚毅果敢的心,危急时刻迅速做出判断;要有一双灵巧的手,能在心脏上‘穿针引线’。”

  在崔勇看来,外科医生还需要有不断学习的进取心,“因为技术在不断进步,只有不断学习、消化、应用,才能更好地服务于临床。”

  崔勇的每天都在忙碌中度过。他把时间给了患者,和家人相处的时光少得可怜。对于妻子和儿女,他心中始终有一丝愧疚。有时听到别人说陪孩子做功课的烦心事,他竟心生羡慕,他多希望,自己也能像一名普通的爸爸一样,陪孩子写作业,做手工。如今,女儿即将升入五年级,这个愿望却始终没有达成。

  但女儿似乎能理解父亲的职业。每次有人说“我的心脏有点不舒服”,她就会马上接口,“可以找我爸。”扬起的小脸上流露着自豪的神情。

  8月19日是首个“中国医师节”,记者问崔勇,有什么心愿想在那天实现吗?

  “能放假吗?”说完后,他愣了几秒,又摇摇头,“肯定不能吧,病人需要我,我还是会第一时间赶回来工作的。”

责任编辑:王秀萍
标签: 崔勇;心脏外科;体外循环;心脏泵血功能;无影灯;外科医生;浙江省人民医院;医师节







微信订阅号
浙江在线健康网
每日头条推送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传真:0571-85312322
邮箱:1445439526@qq.cn
扫码关注
浙江在线健康网

©2018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