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健康网 > 原创新闻  

高压下的ICU医生:时刻紧绷一根弦从死神手里抢人

【致敬医师节】浙大一院重症监护室方强:在这里对生命会有更多感悟

2018年07月30日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梁婧娴 通讯员 王蕊 胡枭峰

  浙江在线-健康网7月30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梁婧娴 通讯员 王蕊 胡枭峰)门开了,门外的家属向里张望,隐约可以看见晃动的白色身影。这扇门常年紧闭,只有每天下午2点至3点对外开放,家属方能进去看一眼让他们牵挂的至亲。

  躺在床上的人大多插着管子,有人清醒有人昏迷,他们把生命托付给这里的医生和正发出规律鸣叫的机器。

  重症监护室(简称ICU),这个传说中离死亡最近的地方,集结了生与死的挣扎,以及人间最极致的悲欢离合。

浙一005.jpg

浙大一院重症监护室主任 方强

  “躺在这里的病人,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活着。我们,就是用尽一切办法让他们活着的人。”62岁的方强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他几乎每天都在和死神打交道,30多年来,他从死神手中抢下的人不计其数。在他的带领下,这支国内最早成立的ICU队伍将患者生存率保持在95%。

  他说:“ICU医生做得是有意义的事。在这里,对生命会有更多感悟。”

  每天早上要集体“阅卷”

  对医生严厉是对病人负责

  上午7点,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方强已经穿上白大褂,第一时间看了他特别关注的几位病人——病情有什么进展?指标有没有好转?前一天遗留的问题是否得到解决?

  他一边查看主管医生的记录,一边沉思。

  这些病人,是ICU中情况最危重的患者,因为病情随时可能发生变化,患者身上的“警报”始终未能解除。怎样让他们转危为安,是方强最为关心的事。

浙一001.jpg
浙大一院ICU医生交接班

  8点,ICU中的大工程——交接班正式开始。在浙大一院5号楼4楼的办公室里,医生们里三层外三层围坐在一张长桌边,上个班的医生要将自己采取过的治疗方案一一“晒”在大家面前,如同把试卷摊开,接受每个人的检阅,合适与否,都能在这场“阅卷”中得到评价与指导。

  为时一小时的交接班是方强十分看重的一个环节,也是令年轻医生“压力山大”的一个环节。方强认为,只有常年在这样的高压下磨砺,才能更快地成长与提升。

  “方主任工作的时候是很严厉的,这里的医生都怕他。”浙大一院综合ICU护士长高春华说,别看方强主任平时总是笑眯眯的,一副慈爱的模样,工作起来却是“秒变脸”,训人更是毫不留情,即便是他的“爱徒”,在达不到要求时,也免不了“挨骂”。

  “这是因为他对诊疗的要求非常高,他要求主管医生全身心投入到病人身上。”高春华说,有些人认为他太过严苛,但作为与方强并肩作战24年的老搭档,高春华最能理解他的苦心,“对医生严厉是对病人负责,因为生命容不得半点马虎。”

浙一003.jpg
浙大一院ICU护士交接班

  每位患者都经历过生死瞬间

  再小的细节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情况怎么样?”交接班后,方强走到A6床。病床上的小伙微微睁开眼,就在12小时前,他经历了一场生死时速。

  小伙因急性胰腺炎腹痛入院,原本住在消化内科,没想到突然大出血,生命危在旦夕,被迅速送到ICU。经过抢救,医生终于将他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一切指标都趋于正常。

  “窗帘再拉下来一点,等会儿太阳光照在他脸上,肯定不舒服。”方强轻声对一旁的护士说。只要关乎病人,再小的细节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这位病人才16岁,是重点高中的学霸。”方强指着A7床。躺在床上的是一个漂亮的男孩,暑期在家突然腹泻抽搐,肝肾功能迅速衰竭,7月19日转入浙大一院ICU,目前病因尚未明确,通过血液净化和血浆置换等治疗措施,男孩的情况有了好转,但目前肝功能仍然处于较差的水平。

  “除了挽救病人的生命,也要关注一下他的心理状况。”方强注意到,男孩常常露出害怕的神情,虽然已经苏醒,但意识还不清明,“听护士说,问他自己的生日是几号,他反复说是2月份,其实他是8月份生的。”方强说,对于这样的患者,要给予更多的关怀。

浙一002.jpg

  用证据说话

  比起治疗他更看重诊断

  为病人制定最适合的治疗方案,同时又最经济实惠,这是方强坚持的原则。

  A8床的小伙22岁,绍兴人,是一名煤气搬运工,突发爆发性心肌炎,人就这么倒下了。一般来说,爆发性心肌炎是病毒感染引起的,发病急,死亡率高。在当地医院,小伙的心肺功能每况愈下,医生认为“没希望了”,想保住性命,除非上ECMO(体外膜肺氧合技术)。然而,用ECMO起步就要10万,但小伙的家庭情况并不好,父亲也是煤气搬运工,为了儿子,一家人咬咬牙决定承担这个费用。

  当地医院ICU医生给方强打了个电话,“病人情况危急,需要上ECMO,您过来看看吧。”

  方强带着ECMO团队和设备赶到绍兴,仔细看了小伙的各项指标,有了自己的判断,“从指标上看,目前还不需要上ECMO,患者可以通过呼吸机支持呼吸,把他转到我们医院吧,交给我们来治。”方强说,不用ECMO,一方面减小了创伤,另一方面为患者家庭省了钱,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能不用ECMO就不用。

  如今,小伙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近期就能转入普通病房。

  就是这样一个诊断,保住了小伙的命,还为他省下至少15万元。

  “在ICU,首先要考虑的就是诊断。”方强说,诊断是他最看重的一环,“没有证据支持,做不了准确的诊断,治疗也无从下手。”

  “诊断要有证据。”这是方强挂在嘴边的话。在他看来,只有充分的证据才能抽丝剥茧,揪出致病元凶,治疗也有的放矢。

浙一004.jpg

  “收最重最难的病人!”

  他的底气源于实力

  作为浙大一院重症监护室主任,方强冷静、严谨,像武侠小说中的掌门人,无论遇到多棘手的状况,始终从容不迫,见招拆招。他的存在,对于ICU的医护人员和患者家属来说,都是一颗“定心丸”。

  在ICU ,有一半的病人是方强亲自收进来的。

  他常常会接到其他医院ICU主任的“求助电话”,对于特别危重的病人,他来者不拒。“我们就是要收病情最重的病人,诊断最难的病人。”

  说这句话的底气是,在H7N9疫情中,这个团队展开联合救治模式,使H7N9死亡率全球最低;在终末期肾病治疗中,这个团队使患者10年生存率达到82.2%,国际领先;在距离死亡最近的地方,这个团队使患者的生存率高达95%;全省超过90%县级以上的ICU骨干都曾在这里进修培训……

  挑战也随之而来。病人一出现病情变化,很可能就是一场恶战,需要和死神正面交锋。所以ICU医生时时刻刻紧绷着一根弦,精神高度紧张。

  ICU医生是没有休息日的,一年365天,天天都是工作日,哪怕今天结婚,明天也要回医院上班。手机也要保持24小时开机并且不能静音,一旦负责的病人发生危险,就算是在家睡觉也要火速赶到病房。因此,对ICU医生来说,睡个完整的觉是无比奢侈的事。

  也因为这样,ICU医生大多有个绝技——倒头就能睡,不论是沙发上,椅子上,还是角落里。被叫醒后,又继续跟打了鸡血似的上战场。

  这样的工作状态,方强已经保持了30多年。

  尽管ICU医生又苦又累,但方强喜爱这份工作,也享受这份工作。“我感到非常快乐,让我不工作在家休息,我反而不习惯。”方强的快乐,不仅来源于他亲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生命奇迹,也因为他见证了中国ICU发展的历程。

  作为重症医学科的“领头羊”之一,他欣慰地看到,国家对于ICU的投入越来越大,设备几乎达到了和发达国家同样的水平。犹记得初入行时,血压要手动量,做心脏手术,靠一副听诊器听到耳朵发痛,而现在,各种各样的仪器大大延伸了医生的感官,医生能准确掌握病人的生命体征和各项指标。

  他最希望的是,未来能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加入ICU队伍当中。

责任编辑:王秀萍
标签: 方强;诊断;生存率;重症监护室;医师节;浙大一院






微信订阅号
浙江在线健康网
每日头条推送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传真:0571-85312322
邮箱:1445439526@qq.cn
扫码关注
浙江在线健康网

©2018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