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健康网 > 原创新闻  

切下的病肝重44.8斤!器官移植后他获得新生

6月11日“器官捐献日”——器官捐献,我愿意

2018年06月12日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梁婧娴 通讯员 邹芸 谢晨

  浙江在线-健康网6月12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梁婧娴 通讯员 邹芸 谢晨)身穿休闲服,戴一副窄框眼镜,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当50岁的朱先生分享自己的移植历程时,谁也想象不到,5个月前,他还挺着“巨肚”,带着一个重达44.8斤的病肝艰难生活。如果没有好心人捐出肝脏,他将面临的是多器官衰竭的结局。

  如今,新的肝脏在他体内释放着生命力,不久后,他将重回三尺讲台,继续教书育人,为他喜爱的教育事业奋斗。

  器官捐献,为许多像朱先生这样的患者带去生的希望。

  2017年6月11日,我国迎来首个器官捐献日。今年,“器官捐献日”的主题是——器官捐献,我愿意。

  在我国,自愿、无偿捐献器官,让生命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正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

IMG_6021.JPG

  50岁男老师腹部隆起如怀胎十月

  切下的肝脏重44.8斤

  “这是移植前的照片。”朱先生指着手机屏幕向记者描述,“当时体重有190斤,腰围140厘米,根本买不到合适的衣服和裤子,所以我所有衣物都是网购或者定制的,我已经十年没有用过皮带了。”

IMG_6019.JPG

  照片上的朱先生脸颊没有多少肉,四肢也很纤细,唯独肚子高高隆起,就像十月怀胎的孕妇。他患的是多囊肝,这是一种先天性疾病,随着病情进展,肝脏会不断肿大,甚至挤压胃、肺等其他器官。

  几十年来,朱先生的病情一直比较稳定,直到2016年,他开始经常发烧、感染,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来。“就好像驮着一个饮水机上的水桶。”朱先生这样形容自己的肚子。他渐渐吃不下东西,常常胸闷气急,膀胱也时常疼痛。

  时间一长,站立都成问题。上课时,他最多只能坚持站20分钟,就要问学生“我能不能坐下休息一会儿?”微微调整后,又继续开始讲课。

  去年7月,连续发烧不退后,朱先生来到树兰(杭州)医院诊治,郑树森院士告诉他,病情发展下去,多器官都将衰竭,肝移植是唯一的出路。于是,朱先生一边治疗,一边等待肝源。

  幸运的是,匹配的肝源在半年后出现了,随之而来的是“政策撒糖”——在浙江,肝移植可以进医保了。今年1月2日,朱先生接受了肝移植手术。

  打开腹部后,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朱先生的肝又大又重,仿佛一块大石头,需要两个人才能抬起,主刀的郑树森院士歪着头才能看清连接的血管和神经,切下病肝。手术进行了3小时,切下来的肝足有44.8斤,相当于一个7岁小孩的体重,而正常的肝,仅3~4斤重。郑树森院士说,从医多年,这是他碰到的最重的肝脏。

  由于长期受到挤压,朱先生的肺像一张皱了的纸,影响他的呼吸,现在他终于能大口呼吸新鲜空气了。

  “卸货”后,新的肝脏在他体内工作,“上岗”15分钟就分泌出了胆汁。5个月过去了,朱先生恢复得很好,没有出现并发症。

IMG_6016.JPG

  等到九月新学期到来,他又能重回三尺讲台上课,在此之前,他需要为自己添置很多新衣服,因为大肚子没了,以前定制的“特大号”都不能穿了。不过,现在,他可以肆意在线下服装店买衣物了。“移植手术后,我跑进服装店,发现每件衣服每条裤子都能穿,那个高兴啊!”朱先生笑着说,这样愉悦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我是幸运的,要感谢捐献器官的好心人和为我做移植手术的医生,他们让我涅槃重生。”

  与朱先生怀着同样感恩心情的,还有刚接受肾移植2个月的林女士,“如果没有器官捐献,我可能要一辈子做透析,根本谈不上什么生活质量。”林女士说,她感谢捐献者和家属无私的大爱,也会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健康。

  我国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达42万

  但器官缺口依然巨大

  “器官移植技术是20世纪医学领域取得的重大进展之一,为许多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患者带去生的希望。” 郑树森院士表示,对于许多终末期器官衰竭的患者来说,器官移植是唯一的希望。

  “器官捐献是一种爱心行动,把器官捐献给别人,相当于自己生命的延续,这是非常有意义的。”郑树森院士告诉浙江在线记者,一个人捐献出的器官最多能拯救7个人的生命。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自愿加入到器官捐献的行列。据悉,2016年,我国公民逝后自愿器官捐赠达到4080例,捐献数量跃居亚洲第一,PMP(每百万人口的实际器官捐献率)由6年前的0.03上升到2.98。

  截至今年3月28日,已完成1.65万例器官捐献,成为全球器官捐献数量排名第三的国家。截至5月4日,我国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达到42万,其中通过“施予受”器官捐献平台进行登记的人数突破30万。

  但由于我国人口众多,患者数量庞大,排队等待“生命礼物”的队伍很长,但捐献的器官却相对稀缺,许多人没能等到就离开了人世。以肝移植为例,150位排队的病人中,仅有一人能获得这份“生命礼物”。

  郑树森院士说,器官捐献志愿登记,是一种爱心表达。而真正需要完成器官捐献,需要符合一定的医学、伦理条件,还必须经过家人的书面同意才能进行,每位亲属都有“一票否决权”。因此,得到家人的支持很重要。“器官捐献事业的发展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希望未来有更多人关注器官捐献,有更多社会力量参与和支持器官捐献事业。”

责任编辑:王秀萍
标签: 器官;肝脏;先生;登记人数;腹部;好心人;捐献器官;生命礼物;器官移植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传真:0571-85312322
邮箱:1445439526@qq.cn
扫码关注
浙江在线健康网

©2018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