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健康 > 浙江中老年网 > 新闻 正文

"在恐怖袭击现场附近的太平间 我们找到了遇难同胞"

来源:2017年08月23日 17:00:50

  浙江在线-健康网8月23日讯(中国第24批援马里医疗队总队长、浙江医院副院长 宋柏杉)整个马里驻扎了一万二千人的维和部队,是全世界维和部队部署兵力最多的国家,也是最危险的任务区。

  在中国第24批援马里医疗队2年任期内,共遇到3起有中国人伤亡的恐怖袭击事件,其中2起就发生在巴马科。最近的一次恐怖袭击,就发生在离医疗队驻地5公里不到的地方,在一个类似于宝石山这么高的小山坡上,山背后有一个西方人开的度假村,恐怖组织袭击了这里。

  我们曾在度假村看到欧盟的军人在那里吃西餐,全副武装,带着机关枪,吃饭的时候就放在脚底下,防弹背心都穿在身上。我们当时又震惊又好奇,恐怖袭击逼仄危险的气氛对大家心理上的确造成很大恐慌。整个医疗队基本上以驻地为中心,大概半径方圆500米为日常活动,吃晚饭、业余时间散散步,都在这有限的范围内。

  这是巴马科首都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恐怖袭击。当天凌晨6点半,2名恐怖分子冲进丽笙酒店,对住客和员工扫射,劫持170人,其中有3名中国铁路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员工失联。

  消息传到马里医院,当时医疗队正在上班,立刻取消一切外出,做好群体性外伤的救治准备。我打电话给中国驻马里大使馆,表示已经做好准备,听从调遣。上午10点多接到大使馆指令,组建救援小组跟随大使馆的人质救援小组一起,前往距离恐怖袭击现场500米的体育馆(当时的人质救援安置中心)。

  当时,我和医疗队里另一名外科医生,带着急救箱、水和干粮就出发了。下午5点,我们与获救的中国铁建集团员工一起到Toure医院太平间,当地人告诉我这里没有伤员,只有尸体,我们的心瞬间凉了,悲痛之余,大家表示一定要见到尸体亲眼确认死亡。

  进入太平间后,眼前的景象还是让我震惊了。我作为外科医生,对于生离死别,以及血肉模糊的场面早该见惯,但那天,太平间里的场景仍然让我心情极其沉重。回到住所,虽然身体已经非常疲累,但直到凌晨2点多仍没睡着,脑袋里全是血腥恐怖的画面,所有的尸体丢在地上,有些人脸上还有被踩过的脚印,有些人做着挣扎的动作,有些人中弹后大量失血脸色发白……

  在太平间里,我找到了失联的三名同胞,三天后我和另外两个外科医生处理遗体,把弹孔全部缝起来,并做了遗体冷冻存放等善后事宜。

  身后有你

  和一直支持的祖国

  在丽笙酒店急救任务时,和我一起前往救援的医生的妻子其实也同期在援马里医疗队中,由于任务紧急,出发之后我才想起给那位医生的妻子打个电话说明下情况。

  在马里期间,即使信号不好,语音、视频经常无法接通,我还是保持着和妻子两三天通一次电话的习惯。在电话里,我告诉她,每次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国家都十分关心我们援外医疗队的安全,陆续为我们增加了安防预算、增设了视频监控设备、增派了持枪安防人员。我们住的由国家专款建设的医疗队驻地,不仅环境整洁,还有马里首都唯一的灯光篮球场。

  如今,虽然我已经回来一星期了,但我妻子沈欣声音还是有些颤抖,说我刚去的时候,她晚上都睡不着觉。

  沈欣是浙江医院手术室的一位护士,当我决定参加援马里医疗队时,她是支持的,尽管她知道这之后她不仅要承受2年的分别之苦,还要随时扛起3个老人和刚上高中的儿子的家庭重担。我儿子也很支持我,他本身也很热心公益,非常为有我这样的爸爸自豪。

作者:宋柏杉 编辑:翁含露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