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抗癌协会团体会员单位
浙江省中医药学会团体会员单位
浙江省级单位医保定点医疗机构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健康 > 杭州艾克 > 新闻报道 正文
新闻报道

中药的重量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5年10月23日 08:15:45

  口述: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委员、杭州艾克(种福堂)院长孙彩珍。

  整理:王凡

  这样的情况是常常有的:病人已经生命垂危,家属问医生还有啥个法子?医生会说,那你们去弄点中药吃吃看吧。

  一些医院最后不得不放弃治疗,或者告诉家属病人活不过几个月或者几天,最后被中医救过来或者大大延缓的生命一年有多少?

  没有人统计过,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很多很多!

  有人问我中药的分量有多重?我曾经说过,生命的重量就是中药的重量!

  中医有个先天不足,就是拿不出具体数据。如果你治好了病人,有人还说你是瞎猫碰着死老鼠。不过今天的文章里头,该有数据的地方,全部都有国家权威部门的数据放着。

  当然,我们老百姓也不大相信数据,我们只晓得你当医生就要会看毛病,收费要合理。

  生了毛病,我以为最好的办法是中西医结合,不要看不起中医,也不要以为中医生年纪越大越好。一个真正有本事的人,到了40岁,该开的花也该开了。

  孙医生记忆力惊人,整天看病,背都有点驼了。为啥?20年来几乎天天要给危重病人看病,压力大不大?她是孙院长的亲妹妹,毕业于浙江中医药大学,与哥哥孙院长一起坐诊20多年,经治的病人数和口碑不在哥哥之下。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孙医生有今天的成绩,不是偶然的。

    40多年以前,我和哥哥的中医启蒙老师想拜天台石桥一个老中医为师,但农村里有手艺只传内不传外,几次登门都被婉言谢绝。有一天,师傅听说那位医生一病不起,就想去看他,但想来想去拿不出像样的礼物,最后挑了一担野板栗星夜兼程赶往天台。

  弥留之际的老中医看到师傅,感动地说:“你挑这么贵重的礼物来看我,我没有什么可送你的,回去的时候,你就挑一担医书回家吧。”

  我生长的磐安县方前镇陈岙村,从中医的角度看,是一块到处长满药材的风水宝地。还没到上学年纪,我就和哥哥跟着师傅上山采药,再把生药炮制成饮片。

  二

  1991年,省里一个医疗队巡回医疗到我们那里,看到躺在磐安人民医院病床上的我爸爸,一眼就看出:这个病人是晚期肝肿瘤。

  我和哥哥带着爸爸到杭州一家大医院复诊,结果还是碰上下乡的那位教授:“来干什么啊?回去吧,不要花冤枉钱了。”再回到磐安,医院就不让我们住院了。医院旁边有个操场,操场边上有棵大杨松,我爸爸只好躺在那棵树下面,盐水瓶呢,就挂在树上。

  医院开给我们14瓶青霉素,6瓶盐水,越挂,肚子越大,小便“嘀嘀哒哒”拉不出来。

  我问师傅我爸爸有没有救?他一声不响。

  金华市供销社有位朋友听说情况后,打电话来慰问:“你爸爸也就这一两天的事了。”

  爸爸生病后,我们一直在思考,但就是不敢给爸爸处方,接到朋友的电话,我们想豁出去算了。

  我和哥哥看到的那个医案,病情与我爸爸基本相同。但方子里面一味“旋复花”要不要用,足足犹豫了我们一个晚上。

  “旋复花”是没有毒性的,但有记载“虚人忌食之,食之如杀人。”爸爸是虚弱到极点的人,用上去以后会怎么样?

  药煎好后,我叫阿姨送去。心想,如果爸爸今天过不去,就是我们的错。因为我们采用的是大剂量攻下破瘀的断然措施。

  爸爸在服药7个月后康复,至今健在。后来,他中风三次,也是我们中药把他弄起来,会走的。

  所以说,在以后的行医中,对那些亲属生了肿瘤还被一些医院拒之门外的事情,我们是很同情很同情的。

  三

  搞药的人,最后成为医生的不止我们两个人。

  有一天上班,来了两个天台人,找我们的,说家中有个弟弟生肿瘤,马上要不行了,他们到我们村里买棺材板。我们村里的人就说:“你们还不如把买棺材板的钱用来买药吃,我们村里孙家兄妹治这个毛病蛮来事的。”

  我们一听头就大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又不是医生!

  可第二天,这两个天台人又来,说:“我们弟弟说了,如果你们的药吃了没有效果,他就把药带到棺材里去,绝不怨你们!”

  开出方子15天后,他们又来了,一看到我就“孙医师、孙医师”地叫,说弟弟吃了药后,本来一天23个钟头疼,一个钟头不疼,现在倒过来了,一个钟头疼,23个钟头不疼。

  一传十,十传百,忙的时候,我和我哥晚上要忙到一点多钟。

  有个老太太,在我这里看好了毛病。村里人问她地点,她不认识字啊,只记得“孙医师的门口有两块牌子。”结果人家找来找去找不到我们。

  越到后来越不行了。山区的农民,你给他治好了毛病,他不仅给你送本鸡、送火腿、送花生、送锦旗,还在我们单位门口放炮仗,时间一长,就连县委、县政府的领导都晓得了。

  那个时候年轻啊,名称全部想好了,叫“999中药研究所”,计划以县供销社、县科委联手开发抗肿瘤药物,报告打到县政府,领导批示“请卫生局大力支持”,真是万事大吉,我们喜滋滋地跑到县卫生局,把批示放到局长面前。

  卫生局长一点笑脸都没有:“你们晓不晓得这样做是违法的?我告诉你们,我们注意你们很长时间了,你们如果继续非法行医,就查处你们!”

  我们一下子就呆在那里了。

  但病人来求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好,公家的地方不行,我们就躲到家里看。

  卫生局说话算数,没多久,就同工商部门把我们藏在家里的所有药材全部拉到街上,当着群众的面,一把火给点了。

  为了这个事,供销社和卫生局两个单位还弄得很不愉快。

  四

  要想合法行医,首要条件就是要有文凭。

  4年以后,我和我哥拿着省中医学院(现改为浙江中医药大学)成教学院毕业文凭、国家组织统考的执业中医师证书去见卫生局长,局长一边翻证书一边笑:“你们这样我就放心了,今后好好干!”

  读了几年书,好的方面是中医理论系统地学了一遍。但书读多了,胆子就小了,原来治疗白血病,我用砒霜会超过规定量的140倍!读过书以后,砒霜我是碰都不敢碰了。

  杭州某医院和东阳防疫站都来请我们。东阳防疫站站长为了留住我们,居然把我们的铺盖也“抢”到了东阳。

  东阳卫生局一位局长听说磐安有对兄妹看肿瘤有点名气,不相信,专门到病人中去调查,在了解了情况后,对我们是非常非常好的。

  我在东阳防疫站肿瘤科一干就干了7年。

  记得有一个横店的肿瘤病人,神志不清,我给他治了11个月,体内肿瘤全部消失。我跟他说:“你还得再吃两个月的药。”

  病人呆了半天,说:“孙医生,你这句话如果早两天说,我还做得到,但现在做不到了。”为什么呢?他说:“我的药费都是村里人5块10块钱凑起来的。知道自己毛病好了,我高兴极了,前两天我一家一家去登门谢过他们了。你现在再叫我吃药,我没有脸再向别人要钱了啊。”

  那怎么办?

  病人想了半天:“我能不能把最值钱的东西抵押给你们医院,等我有钱了,再来赎?”

  第二天一早,走进门诊室,我看见角落里放着一台补鞋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原来这就是病人最值钱的家产。

  这个病人,后来我们防疫站大家帮他度过了难关。

  在东阳的时候,有一位专家每次下来检查工作,都要查我们的处方,我们防疫站呢,总不大肯拿出来。为啥?那个时候我们在治疗肿瘤方面已经有点名气了,万一有人乘机偷走,我们岂不是哑巴吃黄连?

  五

  1999年,我们想到大一点的地方去开家医院,这就是杭州艾克(种福堂),主攻方向是用中医治疗肿瘤。

  去年我们的门诊量超过了4万人次,但刚开出来的时候,别人哪里相信啊,营业额只有300元一天。

  中医治疗肿瘤,一般都是作为西医治疗的辅助手段,减轻放、化疗副作用。但我们要做的事情,却是要把中医上升到治疗的主要手段上来,否则有什么必要开医院?

  我院收治的病人,大部分是经过放疗、化疗、手术后或用其他方法治疗后复发的晚期肿瘤病人,很多人体重都瘦得50公斤都不到了,血色素降到最低限度,有的正处于大量呕血、咳血的危急情况中,有的多日来只靠输血输液活命。就是这样一些危重病人,很多都被我们救了过来。

  有个叫金京春的病人,嵊州绿溪麻家村人,1994年医院诊断为多发性结节型肝肿瘤,合并肝硬化,大量腹水、门静脉栓塞、脾肿大、肾积水。我见到他时,腹胀高凸如鼓,呼吸困难,每餐只能进食半碗米汤。他连续吃了6个月的中药,结果肿块、门静脉栓塞、腹水都消失,脾、肾恢复正常,并在停药3个月后正常劳动和生活,至今健在。

  像这样的病人,特别是被大医院判了“死刑”的,我们救了他们的命,费用也不要动不动几万几万,病人那个感激啊,就不用说了。

  1999年,我们为上海一位叫妮秀英的病人治疗肝肿瘤,她介绍过来的病人,现在已经达到了267人。

  现在我们的医院是金华市级医保定点单位、非营利性医院、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名院”、省抗癌协会会员单位、浙江省中医药学会会员单位、金华红十字会成员单位。

  2003年我们在杭州半山设了一个门诊部,里面有个医生的亲戚得了肿瘤,就吃我们的药。他对我们说:“你们是从农村里一点一点做上来的,能进到杭州城里来,一定是有真本事的。”

  杭州某医院有个骨科医生,胃肿瘤肝、骨转移,听病人说我们这里好马上跑来撮药,他吃了效果不错。

  六

  看了近20年肿瘤,经历了无数的失败和挫折,很多经验和教训实际上是用病人的生命换来的。有什么突破那不敢吹牛,但我们确实找到了一条用中医有效治疗肿瘤的路子。

  1999年,我们把临床效果比较突出的一个组方上报卫生部,结果表明,这一组方具有抗突变作用。能抗突变,从西医的角度说就是能够治疗肿瘤;

  我们还请省疾控中心对一个组方做过5个月的动物实验、药理实验、功能实验,他们也发现,我们的组方在抗基因突变、制止肿瘤细胞生成、调节免疫方面是有显著作用的;

  2002年,我们研制的抗肿瘤产品获得了浙江省优秀科技成果奖;

  2003年5月,我们去拜见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专家时,跟他讲起我们在治疗肿瘤方面的成果,他很惊讶,但又不全信,说:“为了验证你说话的真实性,我们要亲自试验。”

  试验的样本不准我们提供,是他们亲自派人提取的,一式两份。这一次,总共做了10多项试验。结果表明,所做的中药组方对“抑制Lewis肺肿瘤细胞、SMMC-7721肝肿瘤细胞、HL-60人淋巴母细胞性白血病细胞、SCG一7901胃肿瘤细胞、HCT-116结肠肿瘤细胞肿瘤细胞生长具有显著抑制率。”(摘自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院试验分析报告)也就是说,这一次从西医方法证实,为什么我们的中草药对肺肿瘤、肝肿瘤、淋巴肿瘤、胃肿瘤、结肠肿瘤等具有确切的抑制作用。

  做这样一个实验,费用要好多万。但当时上海生命科学院的领导说,如果实验结果像我们说的那样,收费的事情就再说。实验结果出来后,他们为了表达一种喜悦和敬重,居然派人给我们亲自送了过来。

  行医近20年来,一路上走来总会遇到很多帮助我们的好人。我想,这是因为大家对中医都怀着一颗爱心的缘故吧。

  七

  如今病人是越来越多,我们在上海又开办了制药厂,我的时间真的非常紧张。值得庆幸的是,我和哥哥手把手带出的一批助手,在我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已能独挡一面,挑起大梁,象武汉的张先珍副主任,浙江这边的陈博副院长、门诊部主任曹汛、杨德志副院长等,病人对他们也是信任有加。现在是我不在医院的时候,看病的人不断增多,以前都是冲着我来的,现在是冲着我们医院的名声来的,因为助手们开出的方子和我开出的一致,所以有的病人病好了后,不仅要和我合影,而且一定要拉着我的助手一起合影。更为可喜的是我哥哥的女儿孙露茜也从医了,要把中医治肿瘤、肝硬化的医术传承下去。

  用药如用兵,来不得半点马虎。所以有一点我始终是清醒的,那就是:我不完全满意的医生,我是不会放在最后处方关上的。

(摘自《环球时报》)

  

    相关文章

特色疗法

        解郁就是解除病人郁闷的心情,调理病人的气机。
        中医认为,肿瘤是由气、血、痰、毒相互交结而成的有形肿块,即气滞、血瘀、痰瘀、毒聚。元代朱丹溪认为肿块就是由“痰饮”、“气滞”、“血块”瘀滞而成的。
        临床上,我们发现肺,肝,胃,大肠,妇科等肿瘤,确实跟气滞有关。气滞……[详细]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