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抗癌协会团体会员单位
浙江省中医药学会团体会员单位
浙江省级单位医保定点医疗机构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健康 > 杭州艾克 > 新闻报道 正文
新闻报道

拿得了肝癌的父亲试药 生怕一帖下去父亲没了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5年10月23日 08:15:45

  拿得了肝癌的父亲试药

  生怕一帖下去父亲没了

  中医肿瘤名家孙彩珍——世上哪有神医,全是下苦功夫不断琢磨得来的

  如果没有两把刷子,很难想象一家专治肿瘤的中医门诊部会发展得有多好。杭州艾克(种福堂)肿瘤门诊部主任孙彩珍,这一生注定和肿瘤杠上了。她说,这是命。从事中医治疗肿瘤20多年,看过的肿瘤病人毛估估有30万人次,脑袋都想破了,不停地了解、试验、研究,从扶正祛邪法、以毒攻毒法,再到现在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解郁、通络、软坚、排毒”法,孙彩珍希望她往前走的每一步,可以成为千万个肿瘤病人生命新增的长度。

  翻看孙彩珍的履历,来自金华磐安一个山村里,水土养育,自学成材。这样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草根中医,何以在名医林立的大城市立足,闯出了一条独特的肿瘤治疗之路?

  读者如有问题请致电:0571-88130000。

  记者周洁琼

 

  口述: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委员、杭州艾克(种福堂)中医肿瘤门诊部主任孙彩珍。

  1、在父亲身上试药

  生怕一帖药下去父亲没了

  我生长的金华磐安县方前镇陈岙村,四面环山,是中药材之乡。也许真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很小的时候,我就认识好几十种草药,和哥哥两人经常背着小竹篓上山采药,下山后换点零花钱。

  小时候我们有个小毛小病都是自己采草药吃。拉肚子了就煎点凤尾草,发烧了就吃金钱草、蒲公英,小便热淋了就吃点车前草。

  我的堂兄是村里的郎中,我们空的时候跟在他的屁股后面看他给人搭脉看病,帮他配药。虽然堂兄病人很多,但他日子依然清贫。为什么呢?因为那时给人看好病了也不定有钱拿,乡里乡亲的有的就请去家里吃顿饭,有的给一条烟或一袋米算是报答。

  所以那时大家都觉得中医没出息,饿不死而已。等我们十几岁时,兄妹三人相继离开村庄去外面读书。

  最终能走上中医这条路是因为父亲的一场大病。

  1992年年初,父亲被确诊肝癌晚期。医生直接说:“回去吧,不用治疗了,在家好好陪陪他。”

  那一瞬间,天昏地暗。

  其实,从开始怀疑到确诊,短短十几天,父亲已经衰弱得非常厉害,而且腹水多得如十月怀胎。最初是走着去医院的,后来坐黄包三轮车,到确诊的时候已经是需要推着平板车去了。

  可是不甘心啊,父亲才58岁。

  那时我25岁,哥哥30岁。哥哥在县供销社上班,我在他家旁边租了房子。我们当晚就赶回老家找到在当地已很有名气的堂兄。他一听也慌了,马上过来给父亲看,给我们父亲吃了二帖药,未见转机。

  父亲痛得厉害,一天要打好多针杜冷丁,更难受的是小便拉不出来,腹部越来越大。虽然极端痛苦,但他不想死。这就逼着我们一边继续四处打听,一边翻各种经典医书,上海钱伯文教授说:“中医要根治肿瘤必须走破瘀活血的道路,然而破瘀活血药物的运用易造成扩散,以至于近代医务工作者都不敢去尝试……但是回过头来还是要走破瘀活血的道路,只有找到了破瘀活血的药物与其他药物的有机结合,既能消除肿块,又不造成扩散,那就找到了中医根治肿瘤的道路。”据此,我们苦思冥想,绞尽脑汁,最后心一横,敲定了一个方子。

  第二天一早就去配来药,煎了。哥哥不敢亲自拿给父亲喝,叫阿姨端进去。

  他忐忑不安地等在外屋,每半小时去问下:“怎么样了?”说真的,我们心里非常没底,生怕这一服下父亲就去了。

  过了一天,父亲没事,我们长吁一口气。但到了晚上说肚子胀,又火急火燎半夜去敲开药店的门,抓药来吃。

  后来,主方不变,其他中药一直视情况增增减减,没力气了加龟板,睡眠不好了加夜交藤。

  父亲一点点好转,三个月后已经能走了。

  到了这年秋天,中药也不吃了,他回到了陈岙村老家。过了一年后做B超,肿块不见了,肝里只剩一个钙化斑,抽血验甲胎蛋白指数也正常。

  父亲的这件事,彻底改变了我和哥哥的人生。

  村里许多病人开始找上了门。在家找不到我们,就去我们单位找。

  我们想,反正对中医那么热爱,哥哥就先辞职,在家里做起了土郎中。

  我当时工作也比较轻松,业余时间比较多,就大部分时间和哥哥一起看病,一起采药。

  父亲的事情一传十,十传百,连天台的病人都来了。父亲之前在天台做烟丝生意,生病后生意停了,病好后再去,那些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从开始的一天几个,到十几个,到后来我们一天要看50个病人,这已经像打仗一样了,经常看到凌晨两三点。我们是搭脉、开方、手杆秤称药一条龙服务,忙得没有间隙。家里也拥挤不堪,楼梯上都堵满了人。我也只好辞职了。

  为什么要选在家里给病人看病,这里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我们不是科班出身,当时也没有行医资格,但病人来求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我们一边给病人看病,一边系统学习中医。几年后,我和我哥都拿到了省中医学院(现更名为浙江中医药大学)成教学院毕业文凭和国家组织统考的执业中医师证书,终于成了一名堂堂正正的医生。

  于是,我们把诊所开到了县城的街上。再后来,开到了东阳。

  2003年,我们在杭州开了艾克(种福堂)中医肿瘤门诊部,许多老病人一路跟随着我们。

  2、世上哪有什么神医啊

  全是下苦功夫不断琢磨得来的

  我们常说鲁迅先生的一句话: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中医治疗肿瘤这条路,就是这样走出来的。

  2004年的时候,我们一年的门诊量已经超过4万人次。病人来自全省各地以及上海、江苏、安徽等地,有很多是病人介绍病人而来的。

  到现在,没有仔细统计,看过的病人应该已经有30万人次了吧。

  那些医好的病人说我和哥哥是华佗再世。这世上哪有什么神医啊,全是下苦功夫不断琢磨得来的。而且也不瞒大家,我们医过的病人中,最后没治好的也有很多。手到病除、包治这种话,我是不敢说的。

  这里我真的很感谢我们的病人和家属,看了20多年肿瘤,经历了无数的失败和挫折,很多经验和教训实际上是用病人的生命换来的。

  为治肿瘤,我们真是想破了脑袋,国内用中医方法来治疗肿瘤的门诊部和医院,能了解的我们都去了解和研究过,北京、上海这些地方我们都去过。在研究中我们发现,扶正祛邪法、以毒攻毒法都各有优点和局限。经过反复验证后,我们对肿瘤治疗慢慢形成了自己的看法:解郁、通络、软坚、排毒。

  历来中医治病,是扶正还是驱邪,意见总是不统一。许多肿瘤一发现就已经到了晚期,此时应该攻邪为主还是扶正为主,确实也不好回答。为了求稳,宁可误补、不可误攻的思想有;扶正、攻邪两不耽误的有;扶正即是驱邪的也有。

  我是坚定的“祛邪”派。肿瘤是癌毒高度集中之处,就像是一座顽固的堡垒,堡垒不能攻破,就谈不上治疗肿瘤,更谈不上清扫体内的癌毒。所以我们常常用比较猛烈的手段,来驱除病人体内的邪气。我们发现,肺、肝、胃、大肠、妇科等肿瘤,跟气滞有关。气滞致病,就要解郁。肿瘤病人体内有癌毒,有瘀血、毒火、痰湿、食积停滞,所以我认为要立足于祛邪为主。

  此时若大补,你补下去的东西,肿瘤可能吸收得更多。打个比方,100元的补药,身体可能只吸收30元,70元可能是被肿瘤吸收了。

  用得不好,人参也是毒药。为什么这么说?举个例子,不说肿瘤,就是疔疮,如果疔未溃之前而用人参等补药,不仅疔疮不好转,反而会出现毒不外出,反向内攻,出现发热等危象。古训人参杀人是有道理的。肿瘤切不可妄补!

  所以,我们主张饿着肿瘤,用龟板、灵芝,让肿瘤病人补而不滞。

  有时候,面对随时都可能死去的严重病人,我的心情也是很复杂的。如果想求个太平,给他开一点调补的药,即使治不好,家属也不会埋怨我。但如果对这样虚弱的身体还要采取大剂攻下法,一方面不容易被家属理解,另一方面确实要冒比较大的风险。

  但20多年来的经验告诉我,只要掌握好分寸,大剂攻下法可能就把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当然了,中药讲究因人而异,不是所有的肿瘤、不是所有病人都适合大剂攻下法。

  3、得了肿瘤,中医中药早点介入

  才能事半功倍

  许多人问我,得了肿瘤后怎么办?

  我的第一个建议是,中西医结合。

  适合手术的,首先考虑手术、放化疗等西医治疗,第一时间消除局部病灶。同时,让中医中药早点介入,早点参与。

  手术、放化疗等抗肿瘤治疗手段会影响患者正常生理功能,抗肿瘤药物的使用会加重人体肝脏、肾脏负担,同时出现的各种毒副反应也不利于提高疗效和恢复机能。这个时候,中医中药早点介入,才能事半功倍。不要等到病情非常严重甚至已经滴水不进,被大医院拒收了,再来看中医。那时中药吃不进去,只能灌肠,效果就会差很多或者没效果。

  有的人或许会说,你们不是很晚了都有不少被你们救起来的吗?我想说的是,能早还是尽可能早,早比晚难度要少许多啊。

  我的第二个建议是,不要乱吃偏方。

  有的偏方只有四五味药就号称能治百病,这些往往都是猛药。兴许真治好过几个人,但肯定不是很多人。每个人体质不同,药的耐受性也不一样,乱吃反而会出事。我们对待同样的肿瘤病人,用的药也是不一样的,在主方差不多的基础上,会根据每个人的体质增增减减。

  (摘自《都市快报》)

    相关文章

特色疗法

        解郁就是解除病人郁闷的心情,调理病人的气机。
        中医认为,肿瘤是由气、血、痰、毒相互交结而成的有形肿块,即气滞、血瘀、痰瘀、毒聚。元代朱丹溪认为肿块就是由“痰饮”、“气滞”、“血块”瘀滞而成的。
        临床上,我们发现肺,肝,胃,大肠,妇科等肿瘤,确实跟气滞有关。气滞……[详细]

专家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