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健康网 > 曝光台  

“禁药”如何变身“网红减肥药”?

2018年06月10日    来源: 杭州网—每日商报     

  江苏淮安市民朱女士在网上购买了一款“网红减肥药”,按要求每天服用三包,没想到两天后全身无力,头晕、心慌、呕吐,可体重一点没减掉。后经权威部门检测,减肥药中含有西布曲明等违禁成分。

  近年来,各类违法添加西布曲明的“特效减肥药”层出不穷,相关案件在多地发生。这一早在2010年就被明令停止生产、销售和使用的“禁药”何以禁而不止,甚至变身“网红减肥药”?

QQ截图20180610100303.jpg

  所谓“喝咖啡就能减肥”其实是“禁药”功效

  朱女士购买的这款“网红减肥药”名为“左旋肉碱咖啡王”。在网上,“喝着咖啡就能减肥”是这款假药的销售噱头。打着“懒人减肥”的旗号,该药很快走红。遭“网红减肥药”折磨的朱女士,愤然将减肥药送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检测。结果显示,这一减肥药中非法添加了西布曲明等违禁成分,属于伪劣产品。

  淮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随后将线索移交淮安公安部门。淮安警方于最近捣毁了这条假减肥药生产、销售的地下产业链,现场查获假减肥药约8吨,另外还查证约有10吨已售出。

  西布曲明原是一种用于治疗肥胖症的药物,后因副作用大,有增加心脏病的风险,国际上许多国家都禁止使用。2010年,我国也明令停止生产、销售和使用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

  南京市妇幼保健院营养科主管营养师张悦介绍,西布曲明主要通过抑制食欲和增强代谢达到减肥效果,但会造成心率增快、血压增高等诸多问题,严重时可导致中风,对身体损伤很大。

  记者调查发现,类似假减肥药案在各地时有发生。江苏泰州警方近日破获的一起假减肥药案件,也是非法添加西布曲明。去年,江苏苏州警方破获的“舒立轻”特大假减肥药案,假药成分还是含有西布曲明。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关键词“西布曲明”发现,今年以来,这一网站上公布的已审理判决的相关案件就有约20起,去年一年公布的此类案件70多起。

  成本低见效快,有的利润超过150%

  为何假减肥药都喜欢添加西布曲明?“成本低,见效快。”张悦说。淮安警方破获的这起案件也印证了这一说法。

  依据犯罪嫌疑人许某交代,工厂生产的减肥药中添加的西布曲明剂量,是根据成本、市场需求、消费者身体反应等因素动态计算的,每吨添加量最多不超过4公斤。以此计算,35公斤西布曲明可加工成约9吨减肥药。减肥药一罐约300克,每罐以最低售价13元计算,总售价近39万元。而许某购买35公斤西布曲明仅花费6.65万元,其他辅料、包装成本也十分低廉,获利很大。

  在销售环节,这些减肥药的暴利更加惊人。办案民警介绍,一名网店店主进货价为每罐18元,标明的出售价高达每罐69元。即使搞活动,买二赠一,每罐实际价格也高达46元,利润率为156%。

  经层层追踪,淮安公安发现,朱女士购买的“左旋肉碱咖啡王”产自河南夏邑县一食品加工厂。白天,该厂是一家正规食品加工厂,生产线上生产的也是日常食品。晚上,则门窗紧闭,窗帘都拉起来,偷偷生产假减肥药。

  受利益驱使,虽被列入“禁药”,在网络上西布曲明仍是屡禁不止。记者上网搜索,输入“西布曲明”一词,发现第一条热搜便是“西布曲明现在哪里能买到?”记者以购买者身份联系多个网络供货商,他们纷纷表示,国内生产的西布曲明已难以获得,但从国外进口的还有,而且货源更正宗稳定,只是每公斤售价从之前的1000多元上涨到了6000多元。

  “网络+快递”绕开监管,打击假减肥药需多方协作

  “来我这拿药的人心里都清楚,国家不让卖。”一位微信签名为“月瘦8至20斤”的原料供货商对记者说,该药不能销售给心脏病、高血压、孕妇等敏感人群,且剂量添加要严格控制。然而,他不仅卖原料、配方,还出售成品胶囊,目前线下有近20家供货的微商。

  记者调查发现假减肥药的销售套路主要是:通常都会起一个时尚又费解的药名,如“左旋肉碱咖啡王”“巴西果蔬塑身压片糖果”等,听起来很有“科技含量”。然后,通过网络社交软件一对一私下分销、零售和支付。最后,用快递邮寄。整个过程绕开了工商、食药监等监管环节。

  苏州警方之前办理的“舒立轻”特大假减肥药案尤为典型。从原料到辅料,从胶囊壳到外包装,从防伪标识到灌装机器,犯罪嫌疑人全部在网上搞定,然后躲到江苏徐州丰县一偏僻的农家小院内生产,生产之后又通过网络、快递进行分销。

  警方告诉记者,从近年来办理的案件来看,传统的监管方式已经很难堵截和防范这类伪劣产品。此外,办案民警常常要奔赴全国十多个省份取证、抓捕,执法成本很高,仅靠警方事后打击远远不够。

  针对当前许多“网红减肥药”肆意添加西布曲明等违禁成分的现象,业内人士认为,这既要警方严厉打击,也要市场、药品监管部门变革传统的监管方式,加快构建网上的监管体系。另外,有关电商企业应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不让国家禁止药物和假冒伪劣产品在平台上肆意流通,如产生严重社会后果,也应被追责。

  张悦提醒消费者,不要迷信快速减肥。减肥应循序渐进,首先考虑常规的基础治疗,如通过合理饮食、适度运动减肥。在基础治疗效果不好的情况下,可考虑用特殊的医疗食品进行代餐。建议消费者到有资质的正规医院咨询,制定科学、合理的减肥方案。

  ■相关新闻

  “朋友圈”的“网红减肥药”有人管吗?

  在社交平台,熟人之间的社交纽带和信用背书为“网红减肥药”买卖的红火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近日,据新华社报道,江苏淮安市民朱女士在网上购买了一款“网红减肥药”,按要求每天服用三包,没想到两天后全身无力,头晕、心慌、呕吐,可体重一点没减掉。后经权威部门检测,减肥药中含有西布曲明等违禁成分。

  网红减肥药被曝添加违禁成分,类似事件已是屡见不鲜。其主要销售渠道是微信等社交网络平台,核心玩法就是“朋友圈分享”“熟人圈子口耳相传”以及一对一的私下交易。正如“一位微信签名为‘月瘦8至20斤’的原料供货商说的那样,‘来我这拿药的人心里都清楚,国家不让卖’”。但是在社交平台,熟人之间的社交纽带和信用背书为网红减肥药买卖的红火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显而易见的是,权威的公共监管目前尚无法介入具体、微观的私人社交场景内。社交与电商的深度镶嵌,让一切变得棘手起来。

  与传统的假药案相比,这些案件所具有的新模式很容易让其躲过监管,其“办案取证过程奔波辗转多地、延宕多时”,巨大的执法成本也让警方意识到“仅靠事后打击远远不够”。

  传统意义上,一切药品都有一套完整的监督链条,这涵盖了从厂家、经销商到终端零售的全过程,包括药品的广告投放、落地营销种种,也有一套完整的规范和严格的执法约束。然而,“通过网络社交软件一对一私下分销、零售和支付。最后,用快递邮寄”的社交类电商交易模式完全绕开了市场监管部门的既有监管。隐藏在对话框和微信群里的“推销”和“买卖”,几乎并不能被识别,这几乎构成了游离在法律之外的独立市场,没有是非、对错和规矩可言。

  问题“网红减肥药”并不是孤立的存在,与之类似的,还有来历不明的“私家食品”,以及涉嫌侵权的高仿大牌……商品社会的游戏规则和价值秩序,在电商社交化的风潮之下,瞬间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基于此,除了加强警方的严厉打击、构建对电商企业、社交平台的追责机制之外,还要寄希望于监管部门变革传统的监管方式,构建针对电商、社交平台的监管体系;促使电商、社交平台在打击假药、假货方面发挥作用,比如说不妨对交易频繁的个人第三方支付账户加以预警,通过大数据用户画像等技术,为监管部门提供数据支持,进一步明确社交平台的管理责任。

  社交媒介为王的时代,网络监管体系的创新与重构,已然迫在眉睫。如若不然,谁能想象还有多少“网红减肥药”在暗地里祸害一方?


责任编辑:王秀萍
标签: 网红减肥药;社交;咖啡;警方;权威部门;减肥药;监管方式;禁药;假药;熟人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传真:0571-85312322
邮箱:1445439526@qq.cn
扫码关注
浙江在线健康网

©2018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