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健康网 > 健康新闻  

只要老妈在,这个家就是团团圆圆整整齐齐的

2019年02月12日    来源: 都市快报     记者 金晶

  68岁的“植物人”沈阿姨(化名),已经昏迷了3年7个月。这期间,儿女们一直陪着她,进行康复锻炼。

  腊月廿九,女儿林女士(化名)早早赶到医院,接上沈阿姨,回老家过年。我听林女士讲了一个长长的故事,在成为“植物人”亲人的3年7个月的时间里,这一家人,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和艰难,但也让我感受到了一家人在一起暖暖的亲情和爱。

  2015年7月3日 我永远忘不了这个日子

  我是诸暨人,我们一家三姐弟,我是老大,下面还有妹妹和弟弟。老爸老妈是农民,一直在家务农,拉扯我们姐弟三个长大。

  等到我们都成家立业了,老爸老妈也不干农活了,帮我们带带孩子,尽享天伦之乐。

  没想到,本该好好享福的老妈,遭遇了严重车祸。

  2015年7月3日,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日子。对我们家来说,是个灾难性的一天。

  那天下午,老妈骑电瓶车出去办事,之后人就消失了,一直没回家,电话怎么都打不通。开始,我们以为她去朋友家玩了,可是去她平时经常走动的朋友家里找了个遍,都说没见到。

  这时候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老妈还是没消息。我们无意中在电视里看到一个新闻,说有个无名氏被车撞了,当时心头一紧,不会是老妈吧。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们赶紧跑到交警队了解情况,看到院子里停着一辆撞得歪歪扭扭的电瓶车,是老妈的车!交警说,老妈正在我们当地医院抢救。

  听到这个消息,我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老妈躺在重症监护室里

  任凭我们怎么叫她都没有反应

  我们赶到医院,老妈已经做完手术,躺在重症监护室里。身上插满了管子,整个头部缠满了绷带,头发剃掉了,头肿得厉害,鼻子耳朵都是血。任凭我们怎么叫她,她都没有反应。

  我崩溃了,嚎啕大哭,出门时还好好一个大活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感谢医生,当时尽最大努力抢救了我老妈,保住了她的性命,但是严重的颅脑损伤,容易感染,还要熬过一关又一关的并发症,医生让我们有心理准备,人最后会怎么样,谁都不知道。

  在重症监护室期间,我们还请来了上海华山医院的脑外科专家帮我老妈会诊,专家说,肺部感染、脑水肿等等各种并发症会接踵而至,人能不能醒过来,是未知数。

  老妈一直昏迷成了“植物人”

  只要有口气在我们就要努力拼一拼

  虽然老妈一直是昏迷状态,没有任何意识,但在我们家人看来,只要有口气在,我们就要努力拼一拼。

  在重症监护室期间,家属每天只能探望半小时。其余的大部分时间,老妈的消息,只能通过医生护士来了解。

  好在老妈争气,虽然经常发烧,但她熬过去了,在重症监护室躺了22天后,老妈被转到了普通病房,但一直还是昏迷状态。

  老妈的主治医生建议我们,去试试高压氧治疗,这类病人,早期的康复训练和康复治疗很重要。四处打听,最后我们找到了杭州滨江一家康复中心。

  康复治疗3个月后

  遇上了最严重的肝衰竭

  2015年8月4日,我们把老妈转到了康复中心,认识了高主任。当时,高主任给我老妈做了格拉斯哥昏迷评分以及改良的意识障碍量表评分,她是最低分,深度昏迷,医生说,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预后不理想。

  刚转到高主任这边,老妈颅压很高,右边的颅骨还没有补上,没有任何进食,只能靠挂营养液来补充。同时,老妈的肌张力很高,稍微碰下她,马上会出现血压升高、心跳加快,脸通红,进而整个人发抖痉挛抽搐。

  高主任给她制定了一整套康复治疗方法,先用药,病情相对稳定后,再用帮助促醒的机器。

  康复治疗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住院期间,出现了脑积水和肺部感染,但积极治疗后,逐渐平稳了下来。

  住进来3个月后,一场严重的肝衰竭,差点要了老妈的命。

  老妈一直患有乙肝,因为抵抗力下降,病毒卷土重来,当时整个人黄得一塌糊涂,出现了严重的肝衰竭。高主任马上帮我们联系了浙大一院感染科抢救,这一次,我们以为她挺不过来了。

  万幸,在医生的全力抢救下,老妈抢救过来了,大半个月后,我们又回到了康复中心,继续药物、高压氧、锻炼、理疗、各种刺激,为的就是继续促醒老妈。

  2016年的春节是在病房度过的

  只要妈妈在一家人就是整整齐齐团团圆圆的

  2016年2月7日,除夕夜,我们一家十几口人,围着老妈,在病房里吃了顿团圆饭。我们烧了老妈爱吃的菜,陪着她说话,看到她躺在病床上“熟睡”,我们就很满足了。只要她还活着,我们一家人就是整整齐齐团团圆圆的。

  老妈的康复治疗还在继续,之后,陆续出现过胃出血、皮肤过敏长疱疹、肺部感染等并发症,总之心肝胃肺胆肠都出现过问题,但跟肝衰竭比起来,这些都算不上什么了。

  高主任还给老妈补了颅骨缺失的骨头,做了腰部分流管,把脑里的积水引到肚子里去,还给老妈做了胃造瘘。

  2016年9月,老妈病情相对稳定了,高主任建议我们出院,或许换个熟悉的环境,能刺激她,对病情有帮助。

  我们把老妈接回家里照顾

  最好的状态时老妈眼皮会动了

  说实话,要把老妈接回家真正自己照顾,我们三姐弟还是有点害怕,怕照顾不好。但总在医院住着也不是办法,更重要的是,我们也想让老妈回到熟悉的环境,有亲朋好友的呼唤和刺激,希望有奇迹发生,老妈能醒过来。

  把老妈接回去之前,我们在家里单独隔了个房间,十几平米,房间里配备了手摇式病床、电动站立床、吸痰器、制氧机、消毒器、空气净化器、防止血栓的气压治疗仪,一切准备就绪,虽然心里忐忑,我们还是迈出了这一步。

  回到家,我们三姐弟轮流照看,还请了个护工帮忙。每天晚上,我们帮老妈翻身,清洗,可以很骄傲地说,老妈至今身上没有出现一点压疮。

  每天,亲戚朋友都会来看老妈,喊她,和她聊天,我们也会放以前老妈最爱听的歌,一遍一遍放给她听。

  而我们也见证了老妈状态的慢慢好转。从最开始,让她去站床,她会表现出心跳加快等抗拒的反应,到后来,让她站床两个小时一点问题都没有,白天一天都不用吸氧。理疗师看到老妈的状态也吃了一惊,说我老妈居然肌肉都没有萎缩。最好的状态时,老妈眼珠子似乎可以跟着我们的声音左右转动。

  我们很珍惜和老妈过的每一次团圆年 也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就这样,我们尽最大努力照顾老妈,但病情总是会有变化。老妈消化有点问题,吃下去的东西不消化,偶尔会呕吐,造成肺部感染。每次一有事,我们就会联系高主任,把老妈送到康复中心治疗,病情稳定后,再回家。这样的往返,已经好多次了,万幸的是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就在去年11月,给老妈晒太阳后,一冷一热,老妈出现发烧抽搐,这次的肺部感染也特别厉害,我们当天急忙叫了120救护车把老妈送到高主任这里,血象很高,肚子胀气,呼吸节律也不对,偶尔还会出现呼吸暂停。我们真怕老妈这次撑不下去了。

  这次在高主任这里治疗了3个月,幸运的是,老妈情况慢慢趋于稳定,虽然肺部还有点感染,但已无大碍。可以回家过年了。

  腊月廿九,我们接上老妈回家,年三十,我们一大家子人,在家里吃了一顿团圆饭。初一到现在,每天还有很多亲戚朋友来家里陪老妈说话,想试着唤醒她。

  老妈从生病到现在,已经“睡”了3年7个月,我们很珍惜和她过的每一次团圆年,也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陪伴的日子有点清苦,也耗费了大量的物力和财力,但我们姐弟三人从没想过放弃。哪怕老妈以后醒不过来,一直是“植物人”了,我们也愿意这样陪着她过,只要她在,我们这个家才是完整的、圆满的。

  “植物人”的治疗仍是世界难题

  “从目前的研究看,外伤所致植物状态持续时间超过12个月或非外伤导致植物状态超过3个月,病人意识恢复的几率就小于1%,也就是‘永久性植物状态’。”

  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委员、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内科主任罗本燕教授说,我国目前有7万多植物人,治疗和护理费用高昂,而且疗程旷日持久。这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决定变成“植物人”的亲人,是否还要继续接受治疗也成为一个两难的问题。因为目前慢性意识障碍的发病机制不清,缺乏有效检测和干预手段,“植物人”的治疗仍是世界性医学难题。

  为了研究这一课题,2013年初,在浙江大学吴朝晖校长、段树民院士和郑树森院士共同倡议下,罗本燕教授团队与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联合成立“浙江大学认知障碍计算联合实验室”,共同深入探究意识障碍的奥秘。

  经过五年多努力,罗本燕教授团队和浙江大学内部进行多学科合作,在国际与多名学者合作,目前已经打造出国内领先、国际先进的从事意识障碍预测和干预的强有力队伍,并逐步实现科研临床一体化。

责任编辑:陈雨笛
标签: 植物人;重症监护室;昏迷;肺部感染;康复治疗;姐弟;治疗;主任;团圆年;康复中心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传真:0571-85312322
邮箱:1445439526@qq.cn
扫码关注
浙江在线健康网

©2018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