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健康网 > 健康新闻  

孩子,让我再生你一次

2018年07月06日    来源: 浙江在线     记者 张苗 通讯员 邹芸 谢晨

浙江在线7月6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张苗 通讯员 邹芸 谢晨)“医生,我的儿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阿月(化名)静静地躺在手术复苏室,麻药效应过后,她睁开双眼急切地寻找医务人员问出这个问题。

“我妈妈伤口疼吗?”在另一个病房里,儿子苏醒后第一个问题就是关心自己的妈妈。

两人刚刚做完一场手术,阿月将自己的一只肾脏捐献给了儿子,与此同时,她的儿子在不远处的手术室接受来自母亲的生命馈赠——肾移植手术。

母子两人的隔空问话让医生、护士的心都暖化了。

当天为这对母子进行活体肾移植手术的是树兰(杭州)医院寿张飞副院长,手术结束后,他立即打电话给肾脏病科病房的护士长沈如芬,转告这位母亲:儿子的移植手术很顺利,她捐献的肾脏刚移植上去就发挥作用了,请放心!

突然视力不清

一查竟是肾病

说起儿子,阿月一脸自豪和幸福,“我儿子从小就很乖,不用我们大人太操心,身体也一直很健康,大学考上了法律系……”记得他大二那年过完年回学校,忽然说眼睛有点糊看不清了,阿月和丈夫以为是儿子读书辛苦,用眼过度,就赶紧到儿子学校陪他看病。

“当时医生说他的眼压很高,再一查,说是有高血压,建议到上海找专家看下。”于是一家人又辗转于上海多家医院,“上海的专家说,我儿子得的是肾病,需要一直吃药控制。”

当时,阿月以为儿子只要服药,病情就能好转,于是她在儿子学校的边上租了一间小房子陪读,每天照顾儿子的生活起居。

然而,阿月没有盼到儿子身体恢复健康,却得到病情加重的噩耗。“原先还只是吃药,后来药也没有用了,开始进行透析治疗,一个礼拜要到医院报到两三回,他还那么年轻,这一辈子难道就只能天天围着病床生活了吗?”

阿月心里不甘心,去年年初,她带着儿子慕名找到树兰(杭州)医院肾脏病科寿张飞教授,希望能进行肾移植手术,让儿子获得新生活。

“当时经过详细检查和评估,医院也将儿子的名字放入了等候名单中,但是我儿子是O型血,听医生说血型配型比较困难,要等。”于是阿月带着儿子回到老家,一边做着透析治疗,一边等待肾源的消息。

苦等肾源一年半无果

妈妈将自己的肾移给孩子

等了整整一年,还是没有配型成功的消息,阿月不由得有些着急了,儿子的岁数渐长,最好的青春不能一直在病床上耽误浪费了,于是她开始打听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救儿子。

“医生,我听说,父母是可以给孩子捐献器官的?不知道我的肾能不能给儿子呢?”今年年初,阿月找到了寿张飞教授,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活体肾移植,除了要严格遵守常规器官移植必须遵守的筛选匹配外,还要对捐肾的供体要进行充分的评估,是否存在一些潜在的健康风险和异常,因为医生必须要保障捐献者在未来的几十年甚至一生中,不会因此出现额外的危险。”寿张飞教授为阿月详细介绍了医学方面的严格评估和把控。

“那次谈话后,我们也了解到了更多信息,亲人之间的供受体相容性更高,组织配型成功率也更高,这对我儿子来说,是非常好的事情,可以降低术后发生排异反应的概率。”阿月说,医生建议她可以做好两手准备,一边继续等待肾源,一边考虑肾脏捐献。

于是,从前段时间开始,阿月就着手开始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当我得知自己配型成功,我的肾可以救儿子以后,我仿佛就看到了一丝希望。”

前天,阿月和儿子先后走进手术室,这是这对母子再一次爱与生命的传递。这位母亲第二次给予儿子了新生。

“他们两人真的太让人感动了,母亲手术刚醒第一句问的是,儿子情况如何;儿子手术后醒来第一句问我们的是,妈妈伤口疼吗?”护士长沈如芬和其他医护人员们都为这份母子情深所感动。

昨天早上查房,沈如芬护士长特地告诉阿月正在隔离病房内儿子的情况,“你不要担心,他的情况很好,从昨天晚上开始,基本上每小时都有1000ml的尿量,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将近12000ml的排尿量了,肾功能恢复得不错。”

阿月听到后,疲惫的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一个劲地点头说好,“只要他能健康,其他都不重要!”

此刻的阿月躺在病床上,开始畅想与儿子一同开启的新生活,这四年多来提心吊胆的日子终于过去了。

责任编辑:赖金鑫
标签: 医生;张飞;肾移植手术;医务人员;肾病

微信订阅号
浙江在线健康网
每日头条推送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传真:0571-85312322
邮箱:1445439526@qq.cn
扫码关注
浙江在线健康网

©2018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