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健康网 > 健康新闻  

85后美女三进ICU抢救了101天,竟是潜水惹祸

2018年07月01日    来源: 都市快报     记者 葛丹娣 通讯员 石鼎 王蕊

  “回家的感觉真好。”这是小陈(化名)出院后发的第一条朋友圈,窗外树木葱绿,叶子在阳光的照耀下绿得发亮;天空像是被飓风卷过,干净得没有一朵云,只剩下纯粹的蓝……

  看着眼前的一切,小陈觉得既熟悉又陌生,“都已经夏天了呀,我记得刚入院那会儿,我穿的还是棉衣呢。”小陈说。“是啊,三月到六月,可不就到夏天了吗。”一旁的母亲边整理房间,边催促她赶紧到床上躺着,少走动。

  101天,我们从春天走进了夏天,小陈却在生死边缘挣扎了一圈,其间她三进ICU,辗转了三家医院,终于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感染病科、急诊重症监护室等多学科团队的积极抢救下才脱离了生命危险,顺利出院。

  为挑战自己畅游海底世界 

  独自一人前往马来西亚考证

  眼前的她面容清秀,长发披肩,皮肤黝黑,很瘦,说起话来轻声细语,是个典型的江南姑娘。“你别看她现在这样,生病前可会折腾了,还都是自己一个人去的,有哪个女孩子会这样的?”一旁的妈妈抱怨道。

  小陈,85后,1米62,体重78斤(住院前也90斤不到),家住城西,喜欢挑战,也热爱运动。今年初,她突然萌生了考潜水证的念头。

  “只要考了国际潜水证,在世界各地的海边都可以凭潜水证自由租赁器材,和伙伴结对自由潜水,享受潜入海底世界的乐趣,而没有国际潜水证书,就只能在海面上戴潜水镜和呼吸管浮潜,或者由潜水教练一对一保护和指导做体验潜水。”小陈说。

  综合考虑,小陈最后决定去马来西亚的仙本那考潜水证。东南亚很多国家都可以考潜水证,像泰国、越南、菲律宾等,她之所以选择马来西亚仙本那,是因为看到网上的照片实在太美了,而且价格也不贵——几千块就够了。

  我被漂亮的海底世界镇住了

  下潜的不适和紧张感也慢慢消失了

  2月19日,小陈抵达仙本那开始考证之旅。“我报考的是OW(开放水域潜水员)证书,可以下潜到水下18米,分理论和实战两个部分,共三天时间。”

  小陈说,理论学习就是看视频、做题;实战主要是认识潜水装备,学习穿卸,以及潜水技巧和安全须知。理论和实战课程结束后笔试,通过后就可以拿到PADI(职业潜水教练协会)的临时证书,正式的证书会寄到家里。同时,教练还会发一本潜水员日志给你,里面记录了你所有的潜水行程。

  据了解,潜水员证书分OW和AOW两种,OW相当于初级潜水证,AOW(进阶开放水域潜水员)相当于高级证书,持有AOW的潜水员可以下潜到30米,两者最大的区别还在于后者可以夜潜。

  “考证三天,我们第一天主要是学习理论知识,第二天、第三天出海实战。出海的时候,早上8点集合,下午三四点回来,每天潜三次,每次半个小时左右。”小陈说,“讲真,第一次下水的时候还有点怕,加上耳朵又有点疼,心里就更慌了,整个神经都绷紧了,同行的潜伴中就有因此放弃的。可当我看到漂亮的海底世界时,完全震惊了,紧张感也慢慢消失了。”

  回国后突发腹泻、高烧

  住进ICU后被告知病危

  2月25日,小陈顺利考出OW,为奖励自己她特地订了一间在亚庇的海边酒店,她说,仙本那确实是潜水胜地,水质很棒,但那边的居住环境她只能用“脏、乱、差”来形容,走在海岸边垃圾随处可见,东西也吃不惯,除了炒粉还是炒粉。

  其间,小陈拉过两次肚子,但她并没有放在心上。3月8日开始频繁拉肚子,半天拉了七次。“那天是三八妇女节,公司搞活动,所以印象特别深。”小陈说,“当时我就感觉人很累,没力气,头也晕就趴在桌上没参加活动。”

  尽管如此,小陈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医院,“我平时身体蛮好的,所以觉得拉完就没事了。”谁知第二天,她除了拉肚子,还开始发烧,最高烧到了41℃。由于人实在难受,加上和闺蜜约好了3月11日一起去日本跑马拉松,她就吃了些感冒药。

  “日本名古屋女子马拉松是世界顶尖女子马拉松赛,我和闺蜜约好只要抽中就去,没想到还真被我们抽中了,难得的机会,也不好意思放闺蜜‘国际大鸽子’,我就去了。”小陈说,巧的是,3月10日当天出发去日本时,她的体温下来了,只有37℃,这也让她放松了警惕。

  抵达日本没多久,小陈再次感到身体不适,一量,体温又上来了。为此,她不得不放弃马拉松比赛,第二天一早,独自一人拖着行李赶往机场。

  3月11日晚,小陈返回杭州,朋友有些担心,带她去家附近的医院就诊。“因为当时已经很晚了,检查结果要第二天才能出来,医生就给我开了些药,让我第二天再去。”第二天,当她再次去医院,等来的却是一张入院通知书,首诊医生告诉她,情况有些严重,建议住院治疗。

  “那时,我们哪里知道她的病会有这么严重。”小陈的妈妈说,直到他们决定转院,首诊医生建议他们叫救护车,不要自己开车(因为小陈随时有生命危险)时,他们才意识到小陈病得很重。

  3月13日,小陈转到另一家医院,因病情严重直接住进了ICU(重症监护室),此时,她已意识模糊,陷入昏迷。

  “您女儿血压过低,需要使用升压药。”

  “您女儿呼吸衰竭,需要呼吸机支持。”

  “您女儿肾功能衰竭,无尿,需要做血透。”

  “您女儿肝功能衰竭,需要人工肝支持。”

  “您女儿多脏器衰竭,随时有生命危险。”

  ……

  面对一次次的突发状况,小陈的母亲承受着有史以来最大的痛苦,她记不清收到多少张病重、病危通知书了,没心思去数,也不愿去数,因为,她相信女儿一定能挺过来,这是她唯一的女儿啊……

  那天房间里飞进一只蚊子

  我竟然担心自己会不会感染登革热

  抢救过程中,医生从小陈的血样中培养出了多重耐药肠伤寒,由于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伤寒杆菌入血诱发多脏器衰竭。

  “她转到我们这里的时候已经休克了,肝肾功能衰竭,血小板只有正2000(仅为正常值的1/50),白细胞100,严重粒缺;血色素5克,正常人至少在12克以上;骨髓严重抑制和TTP(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血压很低,只有六七十,需要升压药维持;没有小便,随时有生命危险。”3月27日,小陈转诊到浙大一院,该院感染病科主任盛吉芳主任医师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

  入院后,浙大一院感染病科、急诊ICU等多科学团队立即开始了全面的抢救。那时,每天下午2点-3点,是小陈妈妈最期盼又最难过的时刻——那是急诊ICU的探视时间。每次走进ICU,她都会趴在女儿床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在她耳边轻声说“这场马拉松你一定要跑赢,一定要跑赢,加油,妈妈等你”。

  然而,病魔并没有因为亲人的牵肠挂肚、撕心裂肺而退却,就在小陈体内的伤寒杆菌逐渐被消灭时,她又被查出了肺炎克雷伯杆菌、鲍曼不动杆菌,两种耐药性极强的病菌,属于“超级细菌”的一种,这让小陈的病情更加复杂,治疗难度大大提升。

  根据小陈的病情,盛主任及其团队当机立断使出了“杀手锏”——替加环素+多粘菌素+磷霉素等抗生素联合使用,这些也是目前临床上最高级别的抗生素。“好在她还年轻,身体底子也可以,药用下去之后各项指标就逐渐好转了。”盛主任说。

  4月19日,小陈顺利从急诊ICU转入感染科病房继续治疗;6月21日,顺利出院。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看窗外,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小陈说,“想想住院的101天(其中ICU住了35天),还真有点后怕,现在都感觉自己有点变怂了。那天房间里飞进一只蚊子,我竟然担心自己会不会感染登革热。”

  这几天,小陈一直在家休养,虽然已能自己下床活动,但还需要每天挂盐水。

  暑期外出游玩注意饮食卫生

  少吃生冷不洁食物

  出现腹泻、呕吐、发烧等身体不适症状

  及时就医

  盛吉芳主任说,小陈感染的多重耐药肠伤寒,据文献报道在非洲、东南亚一带较为多见,可能与当地的气候、卫生条件有关。

  虽然伤寒是一种常见的传染病,且伤寒杆菌在日常生活中也存在,但盛主任表示并不是所有人感染伤寒杆菌后都会发病,这和患者当时的免疫力、病毒的数量密切相关。

  分析小陈的病情,盛主任了解到,小陈去考潜水证那几天恰逢生理期,相对而言抵抗力会差一些;出现症状后,没有第一时间就诊。发热、食欲不振、腹胀、腹泻等是伤寒患者常见的症状。和普通感冒引起的发烧不同,伤寒患者的体温大都较高且呈阶梯式上升,≥40℃,部分患者体温会出现波动;发病期间还赶航班去日本,这无疑影响了机体对抗病毒的能力。

  马上就放暑假了,盛主任提醒,外出游玩一定要注意饮食卫生,不要吃(或喝)不干净的食物(或水),旅行期间、回国后1-2周内若出现高热、不明原因的腹泻等症状要及时就诊,必要时请主动告知医生去过哪些地方,吃过什么东西。

责任编辑:梁婧娴
标签: 潜水;海底世界;腹泻;出院;感染;伤寒杆菌;饮食卫生;登革热;急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传真:0571-85312322
邮箱:1445439526@qq.cn
扫码关注
浙江在线健康网

©2018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