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健康网 > 健康新闻  

3岁女童重病身亡家属被指拿捐款治儿子 警方回应

2018年05月25日    来源: 人民日报客户端     

  5月4日,河南省太康县一对夫妇的重病幼女王凤雅去世,此前王凤雅母亲曾在水滴筹等多个平台筹集资金,为女儿治病。此后,多名网友质疑王凤雅去世后,其家人所筹资金并未全部用完,并要求他们公布筹集资金去向。

  针对此事,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太康县公安局了解到,经过调查,此事不构成刑事案件,目前包括太康县和张集乡在内的相关工作人员都在做家属的思想工作,建议王凤雅家人将除去治疗后的筹款资金退还给相关部门。但目前家属还未透露筹款金额和剩余资金,并拒绝退还。

  早前报道:

  2018年5月4日上午,王凤雅小朋友永远摆脱了罪恶的父母,离开了人世。

  王凤雅是女宝宝,家住河南省太康县,2017年9月,2岁半的她被诊断出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这是一种从视网膜开始发展的恶性肿瘤,常见于5岁以下儿童,初期症状表现为斜视、弱视、青光眼等,通过患儿的眼睛,可以看到光斑吞噬黑瞳,直到形成“猫眼”。确诊后,她的妈妈杨美芹在多个平台展开众筹,呼吁网友为女儿捐款。在其中一条募捐视频中,可怜的凤雅艰难地转向妈妈的镜头,呼喊了一声“救我”,催人泪下。

  虽然凶险且罕见,但在当今世界中,视网膜母细胞瘤也是治愈率最高的癌症之一,按照美国肿瘤协会的数据,95-98%的患病儿童能够康复,超过90%的患者能存活至成年以后。中国的数据略低,但目前的5年生存率也可以达到80-85%。再退一步说,就算孩子看病、确诊晚了,查出来时已经到了晚期,失去了保眼的时机,只要使用手术、化疗、放疗这些规范治疗手段,生存机会也有50%的。一半一半啊,为什么不为了这条生命争取一下呢。

  虽然杨美芹自称不识字,但使用起现代社交和筹款工具非常在行,她很快在多个平台发布了众筹信息,包括水滴筹、火山小视和快手等。到了这一步,旁观者仍然可以理解甚至赞赏家长的这种行为:此时时间就是生命,赶紧筹到救命钱,宝宝就可以入院规范了。

  在善心人士的帮助下,筹款也确实很顺利,目前在小凤雅救助项目上,已知的到账款项达到了15万元,但孩子的病情也在一天天地恶化中,在杨美芹公开发布的照片中,孩子的右眼已经整个脱出眼眶,肯定保不住了,但如果及时摘除并清除部分视神经,后续规范治疗,小朋友还有活命的希望,众筹的资金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吗?

  可惜,事情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发展。2017年12月,关心着小凤雅的热心人们意外地发现,孩子妈妈确实去了北京,确实去了医院,但带去治疗的不是凤雅,而是她的哥哥。此次出远门为的是给这个男孩子治疗兔唇。可以看出,一家是打车去的医院,医院的环境还相当高大上,貌似高端民营或外资医院。相比之下,很多捐款人恐怕还要带孩子去拥挤的公立儿童医院看病。而且唇腭裂不是复杂手术,并已经进入了包括城镇居民和新农合医保,在当地用医保治疗,不是更省时省力经济吗?

  兔唇和恶性肿瘤孰重孰轻,唯一的儿子和快死的女儿孰重孰轻,杨美芹轻易做出了选择。但捐款的网友们得知了这个情况,立即爆炸了,微博用户@作家陈岚选择了报警,另一些网友去实地探访,看看捐出去的钱是不是花在小凤雅身上。

  2018年4月6日,上海公益组织“大树公益”登门,在其强烈要求下,杨美芹终于带着小凤雅去了北京儿童医院,视网膜母细胞瘤专家明确告知:赶紧住院,孩子还有救!而此时,最可笑的事情发生了,杨美芹居然和志愿者撒泼大闹,抱着孩子直接失踪了。

  大树公益无奈发布了寻人启事,经过查找,发现杨美芹带着小凤雅已经回家,他们赶到了太康县,确认了当时凤雅还活着,在张集镇卫生院。

  兔唇的儿子在北京高档医院,垂危的女儿在乡镇卫生院,筹款花到谁身上了?面对志愿者的质询,这个家庭开始了百般狡辩。

  他们称带凤雅去过好多大医院就诊,北京郑州都去过,大医院说没救了,所以就放弃了。但志愿者提出要看就诊纪录,他们拿不出来,只有今年3月太康县医院的CT和诊断报告,北京或者郑州的诊断报告无论是电子版还是纸质版都说没有。

  4月9日这对夫妻把小凤雅送到太康县医院抢救,医院告诉孩子家属,孩子快不行了,但在家长的强烈要求下,只能给小凤雅办理了出院手续,任由他们带着孩子离开。

  当地政府部门接到举报和报警之后,政府工作人员陪同家属在4月11日将孩子再次带到郑州肿瘤医院和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求医。医院就诊医生表示,可以收治,但是小凤雅的妈妈和奶奶要求医院对于孩子是否能够治愈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医生不是神,孩子病情又那么重,自然是无法给出一个非黑即白的答复,于是,她们又带小凤雅离开了郑州。

  4月13日,大树公益的志愿者再次提议送凤雅去郑州治疗,愿意承担一切费用,并提了出两个方案:一,孩子高铁出行,随行联系医生及政府部门、警方和公益中心工作人员全程陪同,高铁到站之后安排救护车在高铁站接车送往医院。二,孩子乘救护车转院北京或者上海的医院。可以看出来,两个方案都需要不菲的资金和人力安排。

  正在商讨方案时,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小凤雅的奶奶抢走了志愿者的手机,并开始殴打志愿者,接着,其他家属也参与了殴打。最终,志愿者只能报警后无奈离开。

  小凤雅之后一直在卫生所接受治疗,所谓的治疗也只是输生理盐水维持生命,而且当地卫生部门证实,对小凤雅所有的治疗都是免费的,而水滴筹的捐款已经被杨美芹提走。

  4月30日,杨美芹还在手机上直播小凤雅的病情,并呼吁大家进一步捐款,但那时的小凤雅,已经奄奄一息。

  5月4日,确诊仅8个月后,不到3岁的小凤雅离开了人世,在确诊后,家长骗了热心人的15万元,却任由她的眼球脱出眼眶不采取任何积极治疗。网友们的愤怒达到了顶点。

  现在,小凤雅离世接近三周,杨美芹清空了所有的视频、微博和朋友圈,这家人对网友要求偿还捐款的要求充耳不闻,当地公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

  他们是什么罪行?虐待罪?诈骗罪?我希望是故意杀人罪。他们利用小凤雅存活的希望行骗。小凤雅在最后一个月里,躺在卫生所的病床上,吊着毫无意义的生理盐水,一分一秒地煎熬着,而她的亲人,都希望她快点死去。只有她死掉,那笔捐款才能落到实处,才能全部花在儿子身上。我已经无法想象这恐怖的场景,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地狱,那么小凤雅就活在地狱之中。

  我相信,在她停止呼吸的那一刻,杨美芹是没有眼泪的;我相信,在她停止呼吸的那一刻,一定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怨恨。

  3岁的女孩,没有品尝过生活的任何甜蜜,却已经历了人世间所有的磨难。

  如果小凤雅是个男孩?

  如果小凤雅没有那个哥哥?

  如果一家人再有一点点良心?

  如果当地部门介入得再坚决一些?

  已经没有如果了,只有现实,只有人为的地狱,只有恶魔般的父母。

  网络捐款监管不力,对儿童保护立法不够完善,公益组织没有合法身份等等,这一切让这个恶魔家庭行骗得手。

  我们已经没办法再帮助小凤雅,但我们可以阻止另一个小凤雅的出现。

 

责任编辑:王秀萍
标签: 治疗;杨美芹;筹款;志愿者;孩子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传真:0571-85312322
邮箱:1445439526@qq.cn
扫码关注
浙江在线健康网

©2018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