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浙江健康网 > 健康新闻  

浙江省级医疗资源下沉至乡村卫生室 小山村来了大医生

2016年01月15日    来源: 浙江日报     浙江日报记者 许雅文 通讯员 范小英

省人民医院医生赵大建在淳安分院义诊

  周日下午,大多数人还在享受休闲时光,浙江省人民医院十几名医生已经坐班车赶往淳安县第一人民医院,他们要在那里上4天班,同当地医生一起开门诊、查病房、动手术。

  自2013年7月19日,省人民医院与淳安县第一人民医院正式建立“全面托管”合作关系并成立省人民医院淳安分院起,已先后派驻三批、共60名管理和医护人员去往淳安分院,其中副高职称以上高级医技人员占到80%以上。

  省人民医院的好医生“下沉”到基层,不仅让群众不出县城便能看名医,更提升了淳安县人民医院的医疗水平,让其有能力实现对乡镇卫生院的“再下沉”。优质医疗资源向农村延展、向基层纵深,大大降低了当地老百姓的就医门槛,不出村就能看到大医生,县城也能享受到大都市医疗资源。

  不去大城市也能看大病

  淳安距杭州市区2个小时车程,以往人们患病,只要有条件去杭州、上海就医,就不会留在本地,“大医院挤不进,小医院不放心”是很多淳安人的就医焦虑。

  如今不同了,周一至周五,淳安分院天天有省城专家来坐诊,不仅医术高超,遇有重病或疑难杂症,还帮患者联系上级医院转诊,让群众感到放心和便利。淳安人慢慢转变观念,将就医的第一选择放在了县医院。

  郑先生是淳安人,现在杭州市区工作。2015年12月23日凌晨1时,82岁的父亲突发脑出血被送到淳安县人民医院,情况十分危急。值班医生立即联系了省人民医院派驻淳安分院的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徐建林。“从打电话到徐主任赶到,只有8分钟。”郑先生说,省城专家帮父亲做手术让他放弃了向杭州转诊的念头,如今父亲的情况正在慢慢变好。

  开设专家门诊,教学查房,安排手术,与当地医生就疑难与危重病例进行讨论……每周,徐建林在淳安分院一待就是4天。自从去年8月徐建林来到淳安分院,脑出血、工伤、车祸等本地的危重病人基本可以在淳安分院得到治疗,转出病人的数量大大减少。

  淳安村落、人口分散,县级医院集中在县城里,看病难一直是当地百姓的苦恼事。怎样让偏远山区群众也能享受到优质医疗,淳安分院决定将医疗资源“再下沉”,打造医疗联合体。2014年8月,淳安分院正式托管了威坪中心卫生院、大墅中心卫生院和姜家中心卫生院。

  威坪镇、王阜乡、宋村乡、鸠坑乡、梓桐镇等都是淳安较为偏远的乡镇,威坪分院医疗资源辐射这些乡镇近10万人口,是老百姓家门口的第一道医疗防线。

  “下沉”收到“造血”效果

  为破解医疗卫生资源分布不均衡现状,2013年,我省医疗系统启动“双下沉、两提升”工程。当年7月19日,省人民医院与淳安县第一人民医院正式建立“全面托管”合作关系,派驻管理和医护人员“下沉”到淳安县人民医院,提高淳安分院的管理水平、技术水平,继而提高当地群众在本地就医的比例。据淳安分院院长张威介绍,截至目前,淳安分院的门急诊量、住院人数、业务收入均比托管前都有所增长,门急诊量已经占淳安县一半左右。

  “全面托管”的合作期限暂定为8年,8年以后怎么办?“由‘输血’到‘造血’,提高当地医护人员水平才是‘双下沉’的根本目的,基层医疗资源发挥长效作用,才能让当地老百姓受益。”张威说。

  “全面托管”后,淳安分院打造急危重病中心建设计划、微创计划、大康复计划和肿瘤计划4大学科中心,并独立运行泌尿外科、肾内科、神经内科、康复医学科、急诊医学科五个专科,让基层医院的医务人员的临床水平有了更全面、更精准的提高。

  作为“下沉”淳安分院的首批专家,省人民医院外科主任医师赵大建一“沉”便已两年半,担任淳安分院普外科首席专家。他不仅带领科室医生一起完成了4例情况复杂、危险性高的四类手术,还悉心教授当地医生掌握新技术,为年轻医生找准职业定位。他的目标正是为淳安培养一支带不走的医疗团队。

  省人民医院积极和淳安分院对接,鼓励当地医护人员外出学习进修,更新专业知识。去年共有13名年轻业务骨干到上级医院进修学习,外出参加学术会议交流200余人次。同时,不定期邀请知名专家来分院授课,提高医务人员的技术水平。正如当地医护人员所说:“省人民医院医生的到来,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通往外部世界的大门。”

  过去,县级医院重临床、轻科研,如今科研课题数量较以前也创出新高。在办公室里,余争垚称呼郑伯安“主任”;私底下,余争垚则对郑伯安叫一声“师傅”,这是淳安分院正在实行的“师带徒”,建立长效机制加强分院人才培养。今年,淳安分院拿下的唯一一项浙江省卫生科技计划项目正是余争垚在郑伯安的帮助下发起的关于结直肠癌的研究。

  临床水平和科研水平的双提高,给淳安分院实现优质医疗资源的城乡流动、共享和辐射积累了经验,鼓足了底气。淳安分院将医疗资源“再下沉”,从而打造“大院带县院,县院带乡镇”的医疗服务网络。

  不出村能享专家诊断

  洪浩翔是姜家卫生院的全科医生,1988年出生的他已经在姜家工作了5年。“乡下人淳朴,在这里当医生备受尊重。”但是,由于路途远、病例少、收入少、没出路,更多的年轻医生或者好医生不愿投身基层、留在基层。

  “想晋升,就要‘沉’下去。”这是淳安分院对医务人员提出的要求。徐慧群晋升副主任医师后,按要求她要在威坪分院“下沉”一年,每周设1天专家门诊。

  派出业务专家到乡镇卫生院开展诊疗服务、授课、义诊等工作,已经成为淳安分院医疗人才、资源“再下沉”的常规动作。去年,已派出涵盖医院各大专科的33位专业技术人员到基层定期坐诊,帮助基层卫生院提高临床诊疗技术,带动卫生院人才队伍建设。

  在淳安分院一楼西侧,是淳安县影像会诊中心,每天都要收到来自淳安各个医疗单位的约50个放射影像会诊申请。淳安分院放射科胡加旺是当天的值班医生,专门负责判读各个社区、乡镇医院上传的申请会诊的放射影像,书写或更改报告书后,再将诊断结果回传到各医疗单位。

  中心成立两年以来,已与本地所有基层医院联网,并实现卫生院、县医院、省人民医院三级影像会诊,为基层影像诊断提供便利,会诊纠错率达到20%。

  除此之外,包括临床技能培训中心、心电会诊中心、病理诊疗中心和临床检验中心也在启动和实施中。“五大中心”为社区、乡镇和医院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解决了基层乡镇专业人才少、诊断水平薄弱、治疗不及时等问题,使患者不出社区就能享受专家诊断的待遇。

  去年8月,“淳安县第一人民医院”微信公众平台正式开通,人们不仅可以定期收到各类健康资讯,还可以通过手机查看专家介绍和排班,并在线预约。而淳安分院也正在开发一款掌上医疗APP,届时,乡村卫生室的医务人员可通过手机掌上视频与分院专家进行互联网移动会诊,实现偏远乡村患者远程面诊,指导治疗。

  医技人员沉下去,百姓的满意度提上来。淳安人民医院推行逐级医疗下沉两年间,患者当地住院率就从原来的71%上升到78%,过去每天都有病人转往杭州大医院,现在每周也只有一两例。

  >链接

  浙江医改开出三张“处方”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为帮助老百姓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浙江开出了三张“处方”——在全省范围内全面破除以药补医;通过三甲医院和县级医院紧密型联合办医,实现优质医疗资源覆盖所有经济欠发达市、县;推进分级诊疗制度。三张“处方”,层层深入,直达医疗痛点,走出了具有浙江特色的医改三部曲。

  “看病贵”与基本药物制度改革息息相关。2009年新一轮医改启动之初,浙江省就开出了第一张“处方”——以药品零差率为切入点的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关键是解决补偿机制问题。零差率后,通过提升医疗服务价格,同时将劳务性价格增加部分纳入医保报销等措施,不仅提高了诊疗费,鼓励医院多收治疑难杂症危重病人,多开展高精尖技术,又不给患者增加额外的经济负担。数据显示,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后,浙江省公立医院的门急诊人次增加0.64%,门急诊费用下降5.49%,医院药品收入占比由原来的48%降到了41%。

  “看病难”则与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息息相关,要把90%的患者留在县域内,就必须提升县级公立医院的服务能力。为此,我省为公立医院改革开出的第二张“处方”——“双下沉、两提升”工程,即城市优质医疗资源和优质医务人员下沉,实现县级医院服务能力和管理能力的提升。每家城市三甲综合医院托管2家至3家县级医院,形成紧密合作的办医关系。技术专家要长期在基层坐诊;合作期限内,县级医院医务人员要到上级医院轮转;利用信息化手段,将上级医院的规章制度带到基层。据了解,合作后的县级医院在服务意识、学科建设上都有全面提升,县域内就诊率平均提高近5个百分点。

  浙江省于2014年8月出台《浙江省分级诊疗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开出了公立医院改革的第三张“处方”。在县级医院能力得以提升、基层签约服务和县乡村一体化不断增强的前提下,排出了适时启动分级诊疗的计划表,淳安县等8个建有省级医院分院的县(区、市)率先试点。分级诊疗不是不让患者去大医院看病,而是通过省级医院托管的县级医院将机制建好后,患者通过分级诊疗,能够实现不用挂号、不用等床,还能享受优惠的报销比例。分级诊疗与“双下沉”工程相辅相成,当通过“双下沉”工程使县域医疗服务质量提高、全科医生签约服务制度更加完备时,再通过分级诊疗机制引导老百姓转变观念,群众就医才能更加方便快捷、理性有效。

责任编辑:郑名智
标签: 医改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传真:0571-85312322
邮箱:1445439526@qq.cn
扫码关注
浙江在线健康网

©2018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联系我们